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情似胶,淫乱欲火烧
母子情似胶,淫乱欲火烧

      

早晨秦莹卿悠然醒来,睁开惺忪睡眼一看锺已是七点三十了。她纤手轻轻的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体上酣睡的儿子秦俊凡道:“小凡,快起来,上学要迟到了。”

  母子俩急忙翻身而起,匆匆洗漱了,秦莹卿递给秦俊凡十元钱道:“下了课去买些东西吃。”

  秦俊凡接过钱嘴唇一翘起道:“妈妈。”

  秦莹卿柔声道:“都什麽时候了,还这个。”秦俊凡撒娇似的道:“不吗,我要。”

  秦莹卿无奈将红唇吻了下他,娇声道:“行了吧小冤家,还不快走。”秦俊凡跑到学校,刚进教室就听见上课铃响了。

隐藏的内容

  整整一上午,秦俊凡都无心听课。 他头脑中耳畔总是萦绕着与妈妈做爱时的一幕幕销魂场景及妈妈那让人意乱神迷的淫呻浪吟。而秦莹卿因阴部仍然有些火辣辣的燎疼,行走不便,就没去诊所。

  秦俊凡好不容易等到放了学,立即向家中跑去,一路上想到回到家就可以和妈妈行那妙不可言的鱼水之欢了,他就不由自主地欲念横生,热血涌起,鸡巴硬梆梆地挺了起来,快步地向着家中奔跑。

  秦俊凡一进家门,秦莹卿已做好饭菜了。秦俊凡欣喜地道:“妈妈,你比我先回来,太好了。”

  秦莹卿道:“妈妈今天没去诊所,来快吃饭,早上没吃,早就饿了吧。”

  秦俊凡将高耸入云地鸡巴一挺道:“妈,我肚子不饿,这饿了。”

  秦莹卿美眸看见他那顶起恍如帐篷似的裤子,桃腮飞红,芳心一跳,她娇柔道:“乖儿子,你先吃饭了,妈妈就来喂你这里。 ”

  秦俊凡道:“不行,我这里已饿了一上午了,妈妈来吧。”他拖着秦莹卿就向卧室而去。

  秦莹卿半推半就地随着秦俊凡进了卧室。秦俊凡只手急不可待地去脱秦莹卿的衣服。秦莹卿弄开他的手娇羞道:“妈自己来脱,你快脱自己的吧。”

  秦俊凡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秦莹卿也不慢,再说她在家中本就穿得少,此刻她那散发着美豔少妇成熟气息的娇躯,赤裸裸的横陈在床上,等待儿子的开采。

  秦莹卿秀目看见秦俊凡下体昂首挺胸,龟头暴涨赤红的鸡巴,顿时春心蕩漾,欲火附体,羞涩的将两个白嫩的粉腿左右张开了。

  秦俊凡望着光洁如玉的胴体一丝不挂,秀腿张开,妙态毕呈,春色诱人的妈妈,更看见妈妈嫩腿根部芳草如茵黑漆漆的诱人淫屄时,他心儿骤跳,心中欲火腾升,急切地爬上床,挺起粗壮的鸡巴向妈妈那美妙迷人的小屄插去。

  这一插他只觉妈妈肉穴中干涩涩的不似以前每次都是湿滑滑的插起来很是困难,虽然如此,欲火盈胸的秦俊凡仍是用力挺起阴茎步步深入。

  秦莹卿的阴道比较紧小,淫水又比较少,秦俊凡这大鸡巴一插入,秦莹卿感觉肉屄中涨疼,儿子鸡巴刮磨小屄四壁的麻酥刺感。

  爲了让心爱的儿子情欲得到发泄,秦莹卿默默地承受着。她黛眉颦蹙,光滑的额头皱起,皓齿咬着朱唇,轻微的娇哼着。

  被欲火烧得头昏的秦俊凡没有细心地关注妈妈的神情,只想要好好的肏一番才好。当鸡巴全根插入,硬实的龟头顶压在肉屄深处,饑渴难耐地抽插起来。

  他这一抽插,秦莹卿感觉在自己小屄中进进出出儿子的鸡巴似铁烫如火碳,给她带来欢愉的鸡巴龟头四周凸起的肉棱子,刮磨得整个阴道恍如蜂刺似的又痒又疼,十分难忍。

  纵是如此,秦莹卿没有叫出声来。玉手用力抓住床单,修长的嫩腿向左右更爲张开,以使肉屄与儿子的鸡巴贴得更紧密。

  而此时秦俊凡俊脸涨红,鼻息粗重地肏着。秦莹卿爲让儿子激起自己的情欲使阴道更湿润些,秦莹卿雪白的香腮绯红,杏眼娇媚地望着秦俊凡媚声道:

  “小凡,快来吻妈妈。”

  秦俊凡头一低头,嘴唇吻在妈妈红润温软的香唇上,秦莹卿立将香气袭人的小嘴一张,让秦俊凡的舌头在她湿润的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母子俩嘴中的津液相互交融在一起。

  纠缠片刻,欲火高涨的秦莹卿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一口噙含住秦俊凡的舌头如饑似渴地吸吮起来,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秦俊凡舌头上的津液。此刻秦莹卿白嫩脸上酡红,媚眼半张,贪婪地吸吮着儿子的舌头。

  随着她欲火的高涨,情欲的潮起,淫屄中淫液已是涓涓而流,屄中变得湿润,儿子的鸡巴肏的她一股酥痒悄然而起。

  秦俊凡也感到妈妈的蜜屄中湿滑滑的了,抽插起来是那样的舒爽,不要太用力的一插,鸡巴就插到了妈妈蜜屄的底部。他欣喜地抽出被妈妈吸吮的舌头,挺起腰身,快速地肏起来。

  秦莹卿感到儿子那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鸡巴,在肏自己小屄时,带给她的是一阵阵令人心神摇曳,非常舒坦的快感。她紧搂着儿子的身体,姣媚的脸上美目含春,樱口微微张开“啊!啊!喔!喔!”地轻轻地低声娇吟着。

  秦俊凡憋了一上午,此刻总算能恣意地宣泄了,他是愈来愈快。他那硬若铁杵的鸡巴在秦莹卿淫屄中奋力抽插。甜美的快感更爲强烈了,更爲震撼心神。

  秦莹卿爽得渐入佳境,飘飘欲仙,她媚眼如丝,芳口啓张,呵气如兰,发出“啊!啊!”的呻吟声,显示出她心中已是畅美无比。

  她优美的娇躯在床上恍如蛇似的蠕动,修长白皙的秀腿伸缩抖动不已,纤腰只扭,肥臀只摇,爱液宛如小河流水汨汨而流,桃源洞穴变得更爲湿滑。

  秦俊凡星目圆睁,欲火直冒,奋力将鸡巴抽插得快捷如飞,怒张的龟头凸起肉棱子刮磨着妈妈柔嫩敏感的阴道四壁,一阵阵销魂蚀骨的愉悦波涛汹涌地奔向俩男女的心头及四肢百骸。母子俩舒爽得心花怒放,情欲高涨。

  秦莹卿粉腿屈起,娇喘吁吁地将平坦润滑的腹部只向上频频挺起,全力迎合秦俊凡的抽插。她放蕩地浪叫道:“啊!……儿子就……就是这……用力肏我,……哦!哦!……妈妈的宝贝……心肝……快。”秦俊凡听了妈妈这蕩人心神的淫声,情欲更爲高涨。 他额头青筋凸现,气息急促,大鸡巴用力的向妈妈的小屄猛插,似是要将妈妈的小屄肏穿似的,直肏得妈妈的淫屄春潮泛滥,淫液横流。

  此刻秦莹卿平滑的小腹也极力向上挺起,紧紧地贴住秦俊凡的腹部,一阵急转,圆润的胳膊嫩滑的玉腿一用力,宛如八爪鱼似的紧缠住儿子强壮的躯体,小屄紧而有力的夹着儿子的鸡巴,俏脸抽搐,“啊!”地浪叫一声,一股如膏似脂,浓稠的白浆自小屄深处直喷而出。她一阵昏厥,好似升天般的舒坦,畅快地泄身了,她媚眼微张,朦胧含春,通红的脸颊流露出满足而愉悦的甜笑,四肢摊开,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儿子去插肏了。

  虽然少了妈妈的迎合,快感略减,但秦俊凡犹未满足的他,仍用他硬梆梆的大鸡巴在妈妈美妙的小屄中疯狂抽插着。他气喘嘘嘘,额头直渗透出细细的汗珠,鸡巴一下一下的猛插妈妈小屄的深处,将已泄了身的秦莹卿淫兴再度挑起。

  她“嗯!嗯!哼!哼!”地娇吟着挺起体力稍稍恢複的娇躯去迎合秦俊凡。

  有了妈妈的迎合,秦俊凡快感愈高,欲火更升,抽插更快。他那鸡巴插肏的速度更快,鸡巴与屄肉四壁的摩擦强度剧增,一阵阵沁透骨髓,妙不可言的快感让母子俩欲仙欲死,浑然忘我,让他们登上了一个又一个情欲的顶峰。母子俩情意缱绻,难舍难分,如胶似漆地不知缠绵了多久,方才泄了身。

  母子俩贴胸交颈精疲力尽地互拥在一起。秦莹卿秀发淩乱,桃腮春情未散,仍有余红。 她俏眸含媚,媚声道:“小凡,你刚才用那麽大的力,像是要将妈妈的小屄肏穿了似的。”

  秦俊凡脸伏压着秦莹卿丰硕温软的玉乳懒洋洋地道:“我憋了一上午,鸡巴胀硬得生疼,难受死了。喔!妈妈爲什麽开始你屄里边干干的?好难插入,你好象还疼似的,我记得以前每次都是湿滑滑的。”

    秦莹卿娇羞地看了看见儿子,轻声道:“傻孩子,妈妈情欲未起,那里边怎麽会变湿,自然是干干的,你插进来妈妈也就会疼的。就像你若无情欲,这也不会硬起来。”她春葱般白嫩温软的纤纤玉手,轻轻地触摸了下自屄中滑出湿滑滑的贴在她白腻大腿根部儿子的鸡巴。

  秦莹卿看了下墙上的壁锺,惊道:“啊!快两点了,小凡快起来吃饭,不然要迟到了。”

  秦俊凡迅速下床穿好衣服,他看着仍躺在床上的秦莹卿道:“妈妈,你怎麽不起来吃饭啊?”

  秦莹卿无比娇慵地动了动玉体,媚眼乜斜地望着秦俊凡,娇腻地道:“你刚才那麽用力,妈妈被你肏得现在一点力都没有。不休息一会哪有力起来,你快去吃吧!”

  秦俊凡看着四肢张开瘫软在床上,白腻光滑的玉腿中间,那仍然微微张开的小屄口,一股稠白的淫液正涓涓流出,他心中男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但同时也泛起一怜惜之情。

  秦俊凡拿起毛毯给妈妈盖好,情意绵绵怜爱地吻了下秦莹卿豔红温软的香唇道:“ 妈妈你就好好地休息吧!儿子保证下次再也不用这大的力了。”

  秦莹卿儿子见如此关爱自己,心里暖暖的。她柔情地凝视着秦俊凡,柔声道:“傻孩子,妈妈的身体就是你再用更大的力肏也没事。以后你在和妈肏屄,不管用多大的力都不要紧,妈妈受得了,只要你尽兴就行。”

  秦俊凡匆忙吃了饭,就上学去了。秦莹卿疲倦地在床上躺了一、两个小时方才起床。经过中午这一鱼水之欢,秦莹卿本已稍稍好了点的阴部疼势,又是如初了。秦莹卿因而又未去诊所。

  

  晚上回到家,儿子吃了晚饭,他又缠着妈妈要行鱼水之欢……

上一篇:三人行必有我师

下一篇:我的后姨母和我的表姐表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