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十二试炼
十二试炼

       我叫洋洋,是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目前一个人在T市居住。但是尽管我在 独居,却并不感到孤独——这是因为,我参加了我们学校布莱克科技社,成为了 一名光荣的实验员。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为我们科技社打广告,并且为我如此衷心地宣 传而感到惊讶,但实际上,我从高二起,就与这个社结缘了

  当时,我小学时最好的朋友连跳两级,直接考入了T市大学,布莱克科技社 是这所大学最有名的社团,而加入要求就是,要寻找一个自愿的「实验员」。而 我,就被他稀里糊涂的拐上了贼船。

  那是高一的暑假,我听到了门铃,打开门,只有一份快递与一封信。信是马 瑞杰写的,他是我小学时最好的朋友,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我特殊癖好的人。

  信上写道:「小洋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奈何要出国,只得一献薄礼, 聊表相思,包裹里的是我自己研发的美白药片,相信能让你在伪娘之路上更进一 步!PS:它的作用机理有些特殊,一天一粒,如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属于正 常反应。」

  毛的正常反应啊!我的内心深处咆哮着,但想了想自己一直想做个美丽伪娘 的梦想,我忍不住的打开了包裹。

  包裹里的确是一瓶药,大约有几百粒,我小心地倒出一粒,吞下,然后藏好 药,毁了一切有关的东西——毕竟爸妈晚上会回来的。

  就这样地,我吃药吃了一个月,皮肤没有变白,面容也没有变阴柔,我开始 以为自己吃了假药,但想想当初的友情,「反正吃了也没什么,干脆接着吃吧! 」我这样对自己说。

  但是当天晚上,就发生了变化。当我醒来时,我感到身上套着什么。朦朦胧 胧地一拽,用尽全力一拉,竟拽下一张人皮来,正是我自己的皮。再看看自己, 皮肤确实白皙了不少,皮肤上的纹路也浅了一些,「原来这就是美白方法啊,真 是不可思议。」我自言自语道。

  因为我起床时父母已经去上班了,所以没有人发现这件事。为了避免人皮引 发一些问题,我把它藏在了门口的消防柜里。「嗯,这就没问题了!」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第二天早上,我去看我的人皮时,它居然消失了!取而 代之的是一个柱状物,我自然明白,这是个自慰棒。

  正好,今天家里没有人,在疑惑了一会儿以后,我在消防柜里安了一个隐蔽 的摄像头,这是我当初怕车子上的零件被偷而准备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做完这些,我闻了闻那根棒子,没有异味,又洗了八九遍,确认干净后,便毅然 决然地插入了自己的钢门里。它上面涂着的润滑剂很滑,很香,一下就滑进了我 的肚子里。在我突然想起来我忘记了灌肠时,努力拉,却拉不出来了。

  到晚上了,早上还在要求发泄的肚子没了感觉,仿佛并没有什么存货似的, 我却越发忧心忡忡。

  过了四天,我一直没有排泄出任何大便,相反,我的体能却提升了。我大概 明白了什么,于是更加好好吃药了。

  开学了,我再也没有排过便,好在并没有人发现我的异常。不过多久,第二 件皮便褪了下来,果然,是每个月的十五号褪皮。我再次如法炮制,这次是一双 短袜,像丝袜一样,十分透明,穿上后便直接消失在了脚上,只留下轻微的紧绷 感。

  当然,录像我也看了,短袜竟是人皮自主变化而成的。知晓了这件事后,我 便放心了。毕竟自产自销总好过三无产品吧!

  短袜的用处也是立杆见影的,在这一个月,我的脚缩小了一号,内心欣喜若 狂,但又隐含着些许担忧:未来,我该怎样,才能不被发现?

  好在这一个月并没有发生我所担忧的事,脚变小的事没有被发现,毕竟还只 是小了1号嘛。在昨天又一次蜕皮以后,今天我打开消防柜,发现的是一副假阴 ,与之相伴的是两瓶药水,「这应该是胶水和解胶剂了吧?正好父母不在家,先 穿上再说!」剃光了阴毛,又用以前偷偷买的脱毛膏脱去毛根,完全不必担心被 发现,因为父母从不会在我洗澡或上厕所时来偷看。

  洗干净下体,把JJ对准假阴的小乳胶套,涂好胶水——应该是两瓶中较黏 的一瓶吧,按在下体按了三分钟,粘的很紧了,但完全没有不适感,仿佛天生就 是长在我身上一样,唯一一点不好,就是JJ早已充血,被按住了,有奇怪的感 觉,但没多久,随着时间的流逝,下体恢复了正常,平平的,光光的,就像个女 孩子一样。我开心地笑了,决定带着它,过上一个月。

  紧接着,我把手指伸入了我的新阴道里,可惜并没有什么感觉,刚兴奋起来 的心情又低落了。这份低落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又想起了我还有一个可供玩 弄的地方。此时我的皮肤已经白皙许多了,周围人虽也有过奇怪,却也只以为是 保养得当。手指也变细了,骨架也纤细了些,只看背影,已经看不出男女了。然 而体力却没有变差,反而更好了,这依赖的便是那个自慰棒了。它能给我把大便 分解并提供给我营养和能量,否则我原先1……7米的个头也不可能在两个月内长 了两厘米,既然如此,钢门里应该是十分干净的,自然就可以把玩了。这样想着 ,我做出拉的动作,括约肌如愿以偿地张开,放出一阵馨香。这应该也是自慰棒 作用的结果,轻而易举地把手伸了进去,毕竟手也不是太大,却摸到一个有点硬 的东西。好奇地按了按,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娇喘,这感觉实在太棒了,只是假 阴里流出了一些腥臭的jy,不太好处理。我于是拿了个卫生巾垫着,继续gc了三四次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晚上都这么干,忘了假阴,它的颜色与我的皮 肤越发接近,直到月末,它已经与我的皮肤颜色相同了。但我却浑然不知,直到 又一次脱皮的时候。。。竟然从假阴上脱下了一层皮,而此时我才发现,小jj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慌忙地找解胶剂,却发现它已经在书架后的藏匿处倒着了 ,里面的液体早就流光了。

  我感到全身一阵无力,看看下体精致得像自己长的一样的假阴,边缘的接缝 几乎看不出来,难道我的未来,就是要与这东西为伴了吗?

  罢了罢了,想想短袜和自慰棒,不一样是脱不下来的么?想到这里,我便释 然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到底吧。

  和往常的几次一样,我趁爸妈不在把皮放进了消防柜里,等待下一天的到来 。

  这次的道具是一件束腰和一件开裆的连裤袜。在近乎自暴自弃的心理下,我 带着些许渴望地穿上了它们。与之前的短袜一样,它们在穿上后便看不出来了, 一阵阵紧绷感从我的腰部以下不断传来,带给我极大的愉悦感。不同的是,屁股 的地方不仅没有紧绷感,反而有一阵阵往外的牵引力。

  不出一个礼拜,它们对我身体的改造就已经初有成效了,下半身已经完全是 个女生的样子了。最近刚好有漫展,于是要求父母给自己买了一身cospla y装。当然是女装,还有比我脚小一号的短靴,穿上后。。。如果不看头,感觉 还可以?

  总之又买了个假发带上,效果不错,连爸妈都觉得我不当个女孩真是可惜了 。当然,也有对我腿和脚的疑惑,但最后总归是搪塞过去了。

  到了漫展门口,换装,去找我的小伙伴,伙伴皆惊忙,开车这么久,发现基 友是伪娘。于是整个漫展,我们之间的气氛一直处在gay气满满的状态之中。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基友,下身早就平平的了。

  欢乐地从漫展回来,继续过该过的生活,但父母的疑心和同学的调戏越来越 重,我不知道我还能瞒多久。

  在下一张皮脱下后,我的新装备又给了我极大的暴露危险。此时我的腰围已 经是20寸,在此时已经很纤细了,但似乎还会继续细下去。膝盖出已经像动漫 里的角色一样,看不出什么褶皱了。这次的装备是两粒药片,红色的写着bra,蓝色的写着in。brain,大脑?大概是提升智商的吧。

  然而暴露的危险在于,我的胸开始变大了。然而还是没被发现,为什么呢? 因为父母都被公司派出国了,没有半年回不来。此时我格外庆幸我的好运。随着 胸部的缓缓增大,快要到B的水平了,我的脑子也越来越好用,在我以满分做完 了近三年高考所有的理科题,并用英语答了五六次面试的答辩后,老师快乐地答 应了我的休学申请,只是叮嘱我不要忘了一年半后去高考。于是我得以呆在家里 ,看着药片越来越少,我的每一天都是在兴奋中度过的,家里各种情趣用品已经 塞满了一个箱子,而我这两个月以来,得到的道具也更加优秀了。上个月,我得 到了一顶假发和一罐脱毛膏,开心地把眉毛和睫毛以外的毛都除掉,带上紫色的 长假发,配上已经看不出一点纹路的皮肤,18寸的腰,肥硕的屁股和d杯的乳 房,穿上cos的裙子,已经俨然是个美少女了。每天出门,我都有从内心深处 出现的愉悦。

  而在下个月,我的礼物,让我再也不能出门了。

  这次的礼物是一对美瞳,一盒面膜和一个口塞,我毫不迟疑地带上了口塞, 还没来得及看另外两个,一阵奇怪的感觉便袭来了,我躺在了地上,感到难以呼 吸,没过一会我就窒息得晕过去了。

  我不知道的是,那个口塞在进入我的嘴后,快速蔓延出两根管子,一条蔓延 到肺部,另一条则沿着我的身体,像是吞噬一样毁坏了我所有的消化系统,与自 慰棒相连,至于那些器官?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极大的肉腔,随后又 在束腰的挤压下变小,把我的腰缩到了10寸,下体的假阴也开始了改造,JJ消失了,阴道成为了真货,与肉腔连接,并且把肉腔改造成了子宫。短袜也不甘 示弱,狠狠地把脚缩小了一倍,腿也笔直细长,可以让一些腿控看着就gc了。

  在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从早上七点昏迷到了晚上11点!在我试图站 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的变化。腰已经细到了可怕的程度,可完全不影响我的活动 ,腿变得十分完美,脚却小了快一倍。没有办法,我只好在鞋里塞纸,以让我有 鞋可穿。但我并没有注意到下体的变化,只是感觉自己越来越美了。胸停在d就 不再长了,但是却有一种奇怪的肿胀,禁不住按了一下,乳房里的奶就喷出了一 米远。看样子以后必须穿乳贴了,带好美瞳,照着镜子,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睫毛变长了而已。

  这样,我又打开了面膜,给自己敷上。敷着敷着便睡着了。(为什么昏了一 天你还睡得着啊!)

  到了第五天早晨我才醒过来,四天没吃饭的我感到饿极了,吃了六包方便面 都没觉得饱。才想起脸上的面膜,把它撕了下来。照了照镜子,精致的脸上是动 漫一样的粉色大眼睛,鼻子,嘴巴变得小巧了许多,声音变得无比动听,紫色的 及膝长发在我在我身后飘着,俨然是个绝世尤物,那还看得出半年前是个男人!

  但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样子的我,再也不是个人了。无论是无底洞般的饭量 ,或是完美的皮肤,或是这样美好的身材,乃至紫色的头发和动漫人物一样的脸 ,怎么看也不像个地球人了。

  但这才仅仅六个月而已。十二试炼,还有六道等着我呢。

  可是我最大的难题已经出现了,那就是没有衣服穿了。食物可以靠送外卖解 决,可衣服是要去现场试的。然而我这样的外貌,想有衣服穿难上加难,原先的 衣服早已不再适合我,最终,我登陆了一个网店,购买了我所需的衣物。

  解决了衣食问题,下一步,我订了一副巨大的墨镜,以掩盖我美丽的大眼睛 。然后,继续我的淫乱生活。

  在我做出那个做了几个月的动作时,整个人一震,后庭居然变得如此敏感, 阴道也流出了水,可我感受到的却丝毫不同于以往。

  在半个小时后,我明白,自己已经是个真娘了。在新衣服送到后,这种感觉 越发强烈。这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我只能这么评价自己。

  十二试炼的一半已经过去,又过了一个月,人皮又褪下一层,此时已经到了 新的一年,礼物无比丰盛。共有三件,分别是一双芭蕾舞鞋,一条丝带,和一管 泛着绿光的针剂。我不知怎的,便知道了它们的作用,芭蕾舞鞋会缩短我的跟腱 ,使我只能垫着脚尖走路,只要系在头发上,丝带就可以极大地降低我的存在感 ,针剂则可以使我全身更加柔软,达到柔若无骨的级别。统统装备以后,狠狠地 摸了自己一把,手感太棒了!

  此时,已经三四个月没出过门的我突然想到外面,感受一下久违的新鲜空气 。

  此时天气已经是全年最冷的时候,许多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匆忙地来来往往。 按理说,我穿着厚厚裙装,腿却光着,脚上更是踮脚走路,是极易被围观的。但 发带帮助了我,只要我不当着大家的面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我毕竟是主角嘛,出门怎么可能没有事发生呢?这不,当我走过一家饭 店的时候,麻烦来了。

  我原本也是对这家饭店很熟悉的,因为这里是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真的,别 想歪)家的产业,而她在周末时往往会在这里看店,她父母美其名曰:锻炼经验 ,继承家业。可我这位朋友,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当然,也是我开车的好伙伴 。顺带一提,她也知道我喜欢伪娘的秘密,甚至多次表示「这种爱好好带感啊」 并且始终帮我掩饰。之前休学时,也曾和她告过别,听说后来她回家后大哭了一 场,还多次给我打电话,声音变了以后,便说是伪音伪过头了,调不回去了,也 就是如此了。

  正巧,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从小包里拿出手机,她又在给我打电话了。

  ————切换视角————

  我叫雷泽音,别问我为什么我的名字这么奇怪,但我确实是个中二女生,嗯 ,高中二年级,没毛病。现在我正趴在我家饭店的柜台上,上午十点,食客不多 ,想了想自己前几天休学的有几率以后成为男朋友(现在可以成为女朋友啊)的 好朋友洋洋,决定给他打个电话,请他哪天一起坐坐,喝个茶顺便加深一下革命 友谊什么的。

  洋洋最近练伪声练到中毒,声音变不回来了,在我知道这件事后,笑的肚子 都有点疼了。这么想着,我按了通话键。

  这时,我的眼睛里闯入了一个紫色的身影。披散着的紫色长发柔顺又光滑, 看上去像是Duang过一样,穿着一身华丽的裙装,带着墨镜。她停了下来, 拿出了手机,有点眼熟的感觉,然后接起了电话。与此同时,我的耳朵里传来一 声悦耳动听的声音:喂?

  我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猜测,于是问他:「你现在在哪里?」但我 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门口的女子看了看四周,突然紧张了一下,同时听到一个 故作镇定的声音:「我在家里啊,怎么啦?」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了门口 ,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手机——正是洋洋的。

  ————视角转换————

  在我疑惑着为什么泽音不理我的时候,眼前突然冒出一个卡哇伊的脸,正是 泽音。刚刚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泽音,你看我干啥?」,我就知道,自己露了馅 。

  她用颤抖的声音询问着我:「洋洋?」这是哀求而又不希望得到回复的语气 。但我回应了她:「泽音。

  在我表明身份之后,我们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她用来宅的房间。关上门,我突 然眼睛一热,竟流出泪来,直到这时,我才领悟到寂寞的可怕,迫切地希望有一 个人可以依靠。

  」怎么样,我这个样子,很变态吧?「我拽下墨镜。此时,我看到的是泽音 惊讶的面庞。

  发带的阿卡林光环似乎突然失效了,以至于泽音可以一睹我的全貌。显然, 以我的视角来看,她已经彻底斯巴达了。过了半天她才恢复正常,脸上表情有些 奇怪,把手伸到了我的胸部,捏了一下。

  我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喘,蜕皮了七次,我的皮肤已经无比敏感了,再加上我 的道具的改造,即使已经熟悉这种感觉超过三个月了,我发出娇喘依然并不奇怪 。

  可泽音这时终于开口了,」六个月前,我就看出你不太对了,现在居然已经 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便把那个秘密,把那个保守了七个月的秘密告诉了她。她无疑是相信我的 ,也同样是能理解我的,但我并不知道她还是爱着我的。即使我再也不是个人, 或是性别都发生了变化,她依然是爱着我的。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她在听完后, 便直接表白了,对着我已经有点像个乳胶娃娃一样的身体,表白了。

  我自然无法拒绝,或者说,这份爱太过沉重,我不敢放弃。在这样的情感里 ,我度过了七个月来,唯一一个不孤独的夜晚。当然,是在我家。

  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醒来时,泽音已经走了。桌上的字条写着:」2月1 4号,我给你过生日。「

  心中漾起一阵暖意,我又开始了普通的一天。

  世界之外,一个叫做堕落方舟的观测点,一群盒外观测者抓住了标有时间二 字的操纵杆,表示去他妈的日常吧!然后一拉,时间到达2月14日。

  今天我和泽音high了一整天,在确立关系以后,我就给她开发了小花花 ,然后第二天,她这样就看到了我的蜕皮。」

  此时 ,恰好是寒假,泽音没有离开我家,便也有幸看到我的道具获得过程 。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她向我提出了建议:为什么不给马瑞杰打个电话呢 ?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立刻给马瑞杰打电话,可是打不通,我意识到,问题大了。

  经过了这次的蜕皮,此时我的皮肤已经没有任何纹路了,但运动却没有一点 滞涩感,脚已经小到了三寸金莲一样的大小,如同芭蕾舞演员一样站立着,完全 没有痛苦的感觉。胸已经继续增大到篮球大小,完全没有下垂,傲然挺立着,稍 加安抚就会喷出一阵奶来。我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了,这一个月以来,我只吃过 三次饭,睡觉时间减少到每天只需两小时。很奇怪的是,尽管如此,我却没有什 么感觉,仿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是司空见惯的一样。这次皮肤变成了一件胸罩 ,乳头部分是漏出的,轻车熟路地穿上,十分舒适,并没有想什么后果

  于是后果来了,在带上胸罩后,就在泽音离开后不久,我便因为不知道什么 原因昏迷了。

  然而我不知道,在我失去意识以后,走到了床上,失手打翻了药片,全扣进 了我的口中,下意识的几个吞咽后,十二试炼最难的最后几道正式来临

  8,9,10,11,12五道试炼的同时进行没有给我太大的感觉,直到 一个半月后,醒来的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是电话的响声吵醒了我。手机正铃铃作响,还处在浑身迷糊的我便直接接起 来,是父母的电话,他们还有半个月就都能回来了。

  打完电话,我才想起自己的声音问题,却发现已经恢复了男音,再到厕所照 照镜子,与半年多以前的我区别不大。这接近一年的体验,仿佛梦一般,但我知 道,这变化是真实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秋衣,黑色的短裤下是极其润滑的黑 丝,脸上仿佛套着什么东西,有种淡淡的不适。黑丝从裤子下逐渐蔓延到全身, 只留下了头,而在上臂处开始渐变为肉色,到了手上,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床 上还有一个遥控器和一粒药。此时我的心里没来由地泛起一阵疑惑,为什么,为 什么马瑞杰会把药寄给我呢?

  但我并没有想太多,以前几次都吃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还有什么好迟疑 的呢?

  吃下药,我便研究起遥控器来,它的构造很简单,只有一个滑块,高,中, 低,无,解五个档位。这时我的力量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增大了许多,一不小 心便调到了高。

  我身上特殊的,大概是用了空间技术掩饰变化的衣服失去了效果,一对巨大 的,不下垂的乳房就跳了出来。身体重心变化并没有给我带来困扰,因为我根本 没法关注这些困扰:全身上下都像被人抚摸着,无尽的快感充斥着身体,带来无 限的愉悦。直到我高潮来临,乳房的奶狂喷了一升多,下体也流出大量的淫水, 把整个家都加上了一股我特有的甜香气息,手指下意识握紧,把滑块扳回了无才 结束。

  既然父母要回来了,那我的生活也该回到正轨了,以瞎编的理由骗过班主任 ,我成功回到了学校。看着泽音担忧的神色,我便告诉她,我的变故已经结束了 ,自此以后,这就成了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直到某天,我在去她家时,看见门口 摆着一封布莱克科技社的邀请函……

  不过,那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