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欢迎来到凤凰部队
欢迎来到凤凰部队

  《拔阶洗礼!》        凤凰部队,号称女性版的蛙人部队,里面的学姊常说南有桃子园、北有凤凰 花,但是绝大多数同袍直到退役都没听过这个单位。这是因为本部队的受训门槛 相当严苛,基本上你在营区内看到的女兵都不会收到相关消息,只有我们这些为 了锻炼吃药打针、顶着浑身筋肉趴趴走的大块头才有机会获选。

  由於遴选条件的关系,本部队各梯次之间都有两、三年间隔,学姊学妹制的 严重程度自不在话下。像我这种只是做兵的还好,军官你就祈祷上辈子烧足好香, 不要一拔阶就被学姊们盯上。

  来自九市十一县的同袍之中绝对少不了那种不受控的火爆女,像我旁边的郭 筱晓,她就是顶着大块头与志愿役的双重加持在本来营区作威作福,对於受训一 事也不放在眼里。这种人在车上特别爱现,还想事先拉帮结派去跟学姊对着干, 殊不知一下车面对的就是一群血脉贲张、杀气腾腾的筋肉大阵仗,临时筹组的乌 合之众根本未战先散。

  当你以为牺牲美貌锻造出的完美肌肉足够让你横行无阻於部队时,学姊那比

  你整整高出一颗头、筋肉加倍结实、浑身青筋浮起的虎豹之躯立刻就狠狠把你打

  回现实。就算摆出逞凶斗狠的表情,在学姊那张不晓得蹲了多久、干掉多少 人的狰狞五官前,看起来都像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兵呈一路、镳呈一路、槓呈一路,开始动作!」

  几车的菜鸟啪啦啪啦地赶紧呈三线,兵官比例大约是六比三比一。本来充斥 全车的喧闹气氛在各自就定位后彻底消失。

  「现在开始拔阶!拔阶后十秒内卸装,没脱光的等着倒大楣啊!」

  一路两个学姊,走前面的一扯掉臂章,你就要以最快速度脱掉全身配件,就 算是卫生棉条也得拔出来。后面的学姊只等你一脱光就用麻绳牢牢地绑住你的双 乳,紧到奶子整个肿起,好像气球一样鼓胀着,绳索咬得非常非常痛。

  每个人胸前都绑着两颗浑圆大奶,黑黑的奶头却是大同小异,尽管如此大家 还是忍不住互看几眼。本来气势凌人的筱晓闭上了她的嘴巴,因为她的超级大乳 晕吸引不少目光,连学姊捆完她的奶子都故意揉上一把。

  拔阶完毕接着是身体检查,大家重新排成六排、俯卧在地,一对对结实屁股 曝露在后方同袍视野内,任由戴上乳胶手套的学姊先后翻弄你的嘴巴、私处与屁 眼。如果你以为这只是公事公办的检查那就错了。

  「嘴巴张大!叫你张大是听不懂啊?再大一点!」

  「啊咕……!咕……咕呕!噁呕呕呕!」

  口腔检查就是要挖到你吐,还义正词严地说什么检查喉咙有无塞入异物。要 是学姊看你不顺眼或太顺眼,就一连让你吐个好几回、吐到双眼滴泪还流鼻水。

  口腔部分检查完毕,那只沾染呕吐物的手接着就两指并进、直戳私处。

  「学妹很紧嘛!哦,还湿了啊!这样插爽吗?回答啊!爽还是不爽?」

  不管你有没有湿,她都会说你湿,然后要你回答爽不爽。我们都知道回答不 爽一定会被找麻烦,所以最先被问到的都只有一种答案:

  「报告学姊……很爽!」

  「我干破你娘的臭黑鲍!你爽个屁啊!你同性恋啊!」

  有了前面的炮灰供参考,后面的就轻松多了──才没那回事。

  「学妹很湿喔!我都不知道自己技巧这么好耶!插得你爽不爽啊?」

  「报告学姊……不太爽!」

  「喔!学姊让你的臭鸡掰不爽了啊!那真是对不起齁!这就插到你爽为止啊!」

  回答不爽的下场,就是追加一根套上粗大颗粒环的电动按摩棒,直接插入乾 燥的阴道让它在那边呼呼地旋转。不管你肌肉练得多大块、肌肤多么坚不可摧, 小妹妹的承载力和一般女生都是半斤八两,没任何滋润的大傢伙插进来简直痛到 不行,遑论它还在那边转呀转。这根按摩棒直到检查完毕才会被拿下。

  肛门的情况和前面差不多,就是给学姊趁机抠来抠去,大部分都会观察你的 屁眼是不是初次被开苞,只要你的反应能满足学姊的嗜虐欲就安全通关,不过大 部分还是沦落至被挖到脱粪为止。

  所有人检查完毕时,四周都充满了大家的汗液、呕吐物、淫水和粪便混合成 的臭味。学姊一声令下,所有人集中在一块,这时大家都偷偷瞄向彼此那给麻绳 勒成两团红肉的胸部,有些缠得特别紧的开始发紫了。

  忽然一阵强烈尿骚味吹向我们,学姊们抬来好几桶不晓得放多久的臭尿,一 桶桶往大家身上泼,弄得所有人都一身激臭。但是比起浇遍全身的尿水,大家更 在意的是胸前的麻绳吸了水开始膨胀,发疼的双乳被勒得更紧,许多人的胸部都 在几分钟内接二连三发紫。

  一对对濒临坏死的深紫色大奶淋上尿水后闪闪发亮,暗绿色的血管猛然浮起, 我们都痛到快昏过去,有些人甚至被勒到漏尿与脱粪。学姊们还在悠哉看着这一 幕,直到所有人几乎都撑不住了,才愿意帮我们割断麻绳。大家顿时东倒西歪、 挨着闷痛不已的双乳迸出呻吟,所幸乳房终於还是慢慢恢复血色了。

  经过学姊们的拔阶洗礼,我们这才重新以新兵身分展开传说中的凤凰训。

  《泥地搏击!》

  我们队上有个叫正美的高个儿,不得不说她在这费洛蒙乱七八糟的营区算是 挺标緻的,这里的女兵有九成是中性或接近阳刚的脸蛋,她就是剩下那一成的天 之骄女。但我们都知道,你人一美就是婆的命,不是同梯共用就是长官御用,所 以正美不意外地成了学姊们的菜。正美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某次泥地搏击。

  泥地搏击是学姊们戏弄菜鸟的最佳课程,基本上没有一次是合乎规则的公平 对打,学姊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她爽还可以拿板凳打爆你,新兵就只能裸体。不 过其实只要没出现太严重的状况,一般是不会被打出问题,毕竟学姊就是来玩你 的,她们也不想闹出什么大麻烦。所以实际情况是我们轮流跟学姊互斗,你一定 要输,就算必赢的场你还是要输给她看,然后任她在你身上乱摸乱涂,搞不好还 一拳塞进你的鲍鱼里。

  那天正美面对的是一根竹竿,大家看了都会在心里想干你娘这一看就不到六 十公斤是怎样,但她还是赢了比她多上二十公斤的正美,因为她是学姊。正美整 个人被她压制在灰色泥床上,上头还有前几个姊妹留下的爱液跟尿水,那个骚味 真的非常重,而正美结实的背肌就这样压在软烂的臭泥巴上,被跨坐在她腹部上 的学姊命令呈M字开腿,当众曝露她黑森林般的私处,一片乌黑中有颗粉红色的 肥大阴蒂冒出头来。

  「新兵杨正美!训练失格!恳请学姊给予指导!」

  此时正美还中气十足,纵然她已看过几位姊妹被当众玩弄的画面,却也束手 无策。只见竹竿学姊高举右掌,下一瞬间就「啪!」地一声甩向正美的阴蒂,她 整张脸瞬间绷紧,下体反射性地蠕动。

  「你动什么动啊!我有准你动吗!」

  「报告学姊……不敢了!」

  别说男生了,就是女生下体忽然遇袭,那也是痛到几乎满地打滚,何况是针 对阴蒂而来的掌击呢?学姊当然不在乎正美有多痛,一掌接着一掌奋力给她呼下 去。

  啪!啪!

  掌击声开始密集传出,我们光是听手掌坠下时刮起的风声就忍不住缩起小妹 妹了!

  「呜……!呜齁……!」

  差不多掌了十来下,我看正美也被甩麻了,麻掉之后是更痛的。她整张脸狰 狞在那儿,极力忍耐却还是不禁喊叫出声。十来下时是呜呜声,到了二十多下则 变成野兽般的吼声。

  「齁哦……!齁哦哦……!」

  被学姊掌击阴蒂真的很痛,可是你越叫她就越想欺负你,这种嗜虐欲通常直 到弄出奇异的光景才会停止,比方说前面几个就是被掌到漏尿与腿软。像正美这 种耐力比较好的情况就不同了,她可以咬牙苦撑到三、四十下的时候才丑态毕露, 猛兽似的吼叫也来到嘶声呐喊的极限。

  「呜齁哦哦哦哦──!」

  正美在第四十五下掌击后迸出绵长的悲鸣,筋肉贲张的双腿已经歪七扭八了, 饱受凌迟的阴蒂却一反众人缩阴的情况,犹如小阳具般耸立起来!她那对浑圆爆 乳上的黑乳头也如炮管似地挺直,整副女体呈现完全勃起之姿!我们看到她苦撑 到最后竟然是以勃起收场,都忍不住讚叹正美的身体与意志力。但是当事人却维 持勃起之姿吊起白眼、晕了过去,沾染灰泥的尿道口喷出淡金色热尿,皱折深厚 的灰黑色屁眼也排出了黄褐色粗粪……

  学姊们见状,赶紧围上去确认正美的状况,所幸她只是因为激烈性高潮而昏 厥,没弄出一条人命。於是正美就被两个吃过泥巴的姊妹扛去休息,她的淫水和 屎尿混在灰色泥水中翻搅,下一个新兵上前,继续接受学姊的特训。

  《严肃刚直!》

  在我们这里,按表操课是种福气,不管拔阶前事业干得多大、人脉伸得多广, 学姊说你是衰鬼你就是衰鬼,衰鬼就别想贪图享福。但是大家刚进去时,还是有 很皮的北七和勇於跟学姊对着干的北烂,那些人毛病一天不治好,鸡犬都得电到 飞天。

  有次我们午餐吃不到三分钟就被赶出去,脱到连集合场一地湿臭的内衣与衣 裤,所有人顶着毒辣的太阳起步就是一万公尺。盛夏正午的沙滩跟烤盘没啥两样, 一群还没从午前操课恢复过来的女兵沿路挥洒热汗,每个人每块肌肉都在艳阳下 闪烁着油光。只要你不是开路先锋,就得闻前方姊妹们飘出的汗臭,跑越后面汗 味越重,时不时还会吃进汗水。

  「海边散步啊?琼瑶女主角啊你们?再慢慢摸嘛!抓最后一个啊!」

  这种突发「特训」不会有学姊带队跑,跑起来却比带队跑来得痛苦,每个人 都不愿落到队伍后段去,因为最后一名的成绩会影响全体下一阶段所受的苦,所 以不管你跑得怎样,只要是最后一名必定会被公干。

  我们一群人吹着黏黏热热的海风、吃着前面姊妹的臭汗,来回跑了四十多分 钟,最后通通累垮在连集合场的水泥地上。稍早脱下的衣裤早就晒乾了,但汗臭 依然附在上头,每个人摇摇晃晃地抵达终点后根本顾不了衣服在哪,,湿答答的双 腿踩到用某人衣裤标示的定点就当场累瘫。这种时候喉咙乾到简直会咳出血,只 能用鼻孔大口大口换气,就算灌入鼻腔的是姊妹们的臭衣裤味,你都会觉得那是 香的。

  等到垫底的衰鬼抵达现场,学姊们用大垃圾桶装了三桶凉水放在队伍中央, 饮水时间限时一分钟。大家都像渴死鬼一样冲向离自己最近的水桶,脱力的肌肉 与肌肉相互推挤,熬过扑鼻臭汗与紧密的肉体磨擦为的就是争一口水。有些人在 长跑时漏尿或怎样的,只要佔到前位就会趁机捞水清洗黏臭的下体,撸过尿垢鲍 鱼或髒污肛门的手还给你反覆伸进桶子内,但是你根本没时间去阻止她,哪怕整 桶水给好几个姊妹摸过身体的手搅了又搅,不喝水你就是找死。

  「部队注意!陈君!」

  「是……!」

  大家一听到「部队注意」纷纷停下动作,被点名的陈君摇晃着起身,挺起她 结实的胸膛,两颗黑奶头顶着艳阳翘首。学姊不客气地甩拍她的胸部,巴掌重重 地落在陈君的奶头上,甩得她五官紧皱。

  「垫底嘛,女主角嘛,说!你她妈散个步散了多久!」

  「报告学姊!四十九分……四十秒!」

  学姊们一人一脚踢翻几乎捞尽的水桶,三个空桶子叩隆隆地滚出队伍。

  「你们都听到了啊!卧跪挺腹预备!」

  大家急忙找到衣裤处就定位,三秒后,一声哨响,全体整齐划一地完成动作。 整整二十五分钟,疲惫不堪的大夥就维持这姿势给太阳直晒,一团团精壮拱起的 筋肉满佈臭汗,整个连集合场充斥着女人的汗味与鲍鱼臭。对,就算你前晚有幸 能好好清洗大腿内侧,这种状态下依然会飘出味道。如果旁边是陈君那种阴道分 泌物超多的,那阵鲍鱼味真的会让人受不了想一拳打爆她。

  卧跪挺腹结束后休息三十秒,接着是仰卧挺身,同样是二十五分钟。每个人 的身体都被艳阳烤得热烘烘,乾热到奶头和小妹妹不断发痒,但是你的身体会记 住一个时间,那就是二十分钟,只要超过这个时间,心头马上浮现四个大字「干 你陈君」。

  没有人会去责备害大家被学姊叫去体能训练的元凶,却会怪罪像陈君这种一 万公尺垫底的傢伙。我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不是喜欢被学姊操、又讨厌操出疲劳限 界的那种变态,反正军中就是这么个歇斯底里的地方。

  《梅花梅花!》

  我们营区偶尔会迎来短暂的梅花季,通常男军官是公事公办,女军官对我们 比较感兴趣。有些外来军官会想跟我们拉近距离,教官也好说话,於是就出现一 万跑成三千、N度(取决於该军官的耐操度)以上室内操课等好康。不过说到梅 花季最棒的节目,还是在於梅花本身。这就来说说某朵梅花降临我们寝室的插曲。

  「全体通通有!立正!」

  班长一声令下,姊妹们迅速在寝室走道两侧呈两路站开,一个个缩腹挺胸、 精神抖擞,好像天空之城那群等候着出击命令的机器人。然后就会看到跟在穆斯 卡班长身后的正妹少校露出希妲的表情,惊讶地望着一对对结实隆起的胸部延伸 到队伍尾端。我们用眼角余光瞄她扑了粉的白脸蛋、梳齐头发裸露出来的后颈、

  禁不起操的文书臀;她紧盯我们短T穿成紧身衣的精壮身材、凶猛地撑起布料的

  翘乳头、颈肌鼓胀的粗脖;汗臭和体香沿路交缠,使这朵梅花宛如误入虎穴 的绵羊。

  这位少校目测约一百七十公分,稍微有点肌肉,大概快六十公斤吧,年纪好 像还没满四十,至少打扮起来像个三十多岁的轻熟女,然而她站在我们面前却像 个瘦弱小女生,再加上她的容貌不是一群男人婆可以比拟的,许多姊妹都受不了 而蠢蠢欲动。很可惜的是你动她一根汗毛就准备退训,所以大家充其量只能视奸 一番,不敢真正毛手毛脚。

  不过,插曲之所以是插曲,就表示它有其特别之处。

  这朵惹人心痒的梅花没有被我们的气势与味道吓跑,反而做出连穆斯卡班长 都大感意外的举动──她伸手摸了摸其中一个姊妹的胸膛,说了句:「好壮哦!」 脸上还挂着红晕呢。我们整室的女兵就站好好地给她从队伍尾端摸回来。我还记 得那只被筋肉温暖了的玉手抚到我胸口时那种柔软又酥麻的感觉,这是绝对不可 能从婆身上感受到的。

  当晚洗澡时梅花又出现了,她很自豪地说自己的肌肉不比凤凰姊妹差,但是 只要你稍微把眼神从她那身小儿科的肌肉与靠北大的奶子移开,就会发现这女人 怪怪的。不客气地说,她大概迷恋这种健美肌肉吧!虽然在场大家都是女生,大 部分都因为打药关系有点阳刚味,或许这就是吸引到这朵梅花的主要原因。

  轮到我们进去洗的时候,我小亏了一下身旁的正美:

  「欸正美,看到没,那种才叫婆啦!」

  「干你娘!你以为我喜欢当婆喔?」

  管她喜不喜欢,重点是梅花身材真的不错,就是那种有点肌肉的运动型,而 且乳房超大。在这里大家不会觉得彼此的黑奶头有啥好看,但是你看到梅花那对 雪白巨乳上的黑乳头,那就是一个骚字!同理,我们才懒得管彼此的鲍鱼形状怎 样、有毛还是没毛,可是梅花的黑森林就是骚,骚到女人看了都会湿!

  「妈的真骚,想干!」

  「北烂喔,拿你的小懒叫去干呀!」

  正美趁机扯弄我的阴蒂,我们在水池边没营养地互相扯骂了几下,直到旁边 的姊妹看不下去出声制止:

  「你们两个靠北唷,不想被电就快洗啦!」

  虽然梅花很养眼,我们的洗澡时间却跟往常一样,也只能眼睛吃冰淇淋、身 体沖沖凉水,然后赶紧和下一批姊妹交换。梅花还真的从首批看到末批,一饱眼 福后才跟着出浴。当晚梅花就飘离了营区,留下我们这群精力旺盛又无处可宣泄 的女兵,直到睡前我们都还听得见邻床传来窸窸窣窣和滋啾滋啾的声音。

  后来我们听学姊说,那朵梅花几乎两三个月就会来我们营区一趟,大多数时 候都是来找她比较熟的学姊们。至於具体都做了些什么,就不是我们这群菜逼八 能探听到的事情了。

  《金刚不坏!》

  常听到人家取笑电视上的大块肌没三小路用,我们进部队没多久也被藉此羞 辱了一番,要想摆脱外强中乾的骂名,就得全方位提升自己,其中最困难的一项 叫做性能力。而我们队上有个自信满满的大块头叫詹孟汝,她很爱炫耀自己的打 炮经验,头一回夜间裸训她就笑开怀了。

  「三小啦!这不是超简单吗!我先上,你们这些臭鸡掰看好啊!」

  孟汝对自己的身材非常有自信,她身上有着明显的泳装晒痕,古铜色筋肉中 浮现出淡色的比基尼痕迹。很多人情场不顺又得听她喇迪赛所以不太爽她,可是 比起孟汝的干话,学姊们的嚣张态度更令人发指,大家多少还是希望她能让学姊 们难堪一回。

  我们在沙滩上围成三个圆圈,孟汝和其她两个看起来也算战力的姊妹担任先 锋,她们站在圆圈中央,一张薄巾前遮鲍鱼、后挡屁眼,即使有白巾挡住,她们 的阴部和肛门形状仍然一清二楚。各自握牢后,学姊们拿来大把软毛刷,三组人 员一前一后就定位,开始一阵猛烈的刷弄。

  孟汝她们很快就面露难色,因为手中的薄巾根本没啥防护力可言,刷毛几乎 是直接压着整个鲍鱼刷来刷去,不一会儿便让她们痛到下意识弯身。肛门也不例 外,无论有没有过肛交经验,在学姊猛刷之下,一个个肛门都痛得提肛缩紧,但 是这么做完全没用,学姊还是能扳开屁股肉刷到她们屁眼开花。

  「咕……咕呜呜!呜呼呜呜……!」

  「呜齁……!齁哦哦……!」

  「噗……噗咕!咕齁……!」

  忍耐到极限的三人,五官纷纷紧皱,各自发出了强忍性器、肛门双重剧痛的 呻吟。如果在过程中痛到不小心松开手,刷毛也不会给予她们重整态势的机会, 直接抵住私处或屁眼继续来回刷弄;要是不赶紧在刷毛攻势下捡起白巾来挡好, 刷到破皮流血就是自己的问题了。

  这种刷前面的叫「鲍鱼澡」,刷后面的叫「黑轮澡」,还有一种破坏力更强 的,叫做「豌豆公主」──就是要我们自行握住肥大的阴蒂,保护好蒂头以外的 部分,让覆着薄巾的软毛刷直击小龟头似的蒂头。通常只要豌豆公主一出,就是 全场哀嚎。

  「嗯齁哦哦哦哦!」

  「呜噫欸欸欸!」

  「咯、咯哦哦哦!」

  「噫嘿……!噫嘿欸……!」

 不管是打炮经验丰富的孟汝、学姊们的盘中飧正美、不起眼的陈君、还是我

  这种稍微对体能有点信心的女兵,都是伴随刷弄声跟着扯嗓子吼叫的下场, 没有一个人不拜倒在豌豆公主的淫威下。不管你是爽到瘫软还是痛到脱力、不管 你当学姊的面泄了几次,她们总有办法让你在阴蒂不受伤之余持续给予莫大的精 神伤害。

  两个小时的训练结束后,沙滩上充满了汗水、爱液、尿汁,甚至连大便都有, 途中受不了折磨倒地的、口吐白沫的、翻白眼的也都有,不难想像大夥到底受到 多可怕的折磨,而这仅仅只是其中一项训练而已。

  直到结训前,我依然相信金刚不坏之身这种话还是听听就好!

  《提肛会神!》

  接着来说说另一项最常被学姊拿来戏弄我们的把戏,叫做「屁拉提肛」。不 晓得是哪个没品味的学姊起的名,基本上跟皮拉提斯完全无关,就只是个训练完 逼你不得不做提肛运动的玩意。

  通常这会伴随夜间一万公尺带队跑,学姊们先大量消耗掉我们的体力,跑完 后只让我们休息、饮水共一分钟,接着两两一组,各自领取长达三十公分、粗三 点五公分的双头龙,沾上润滑液后就插入对方肛门内;然后两人左右贴肩,一人 面北、一人朝南,上半身前倾三十度,手握对方肛门插着的双头龙开始抽插,每 一下都要让手撞响对方的屁股。连集合场登时响起广泛的噗啾、噗啾声,众姊妹 肛门都处於扩张与抽插状态,喘息声让这荒唐的一幕变得疯狂。

  「呼呜……!呼呜……!」

  「呜呵!呜呜……!」

  「嘶呼……!嘶呵……嘶呵……!」

  双头龙的长度是固定的,握在手中的部分大概有八到十公分,因此肛门内的 棒身会维持在最长二十公分左右。你必须忍受二十公分的假阳具在屁眼内来回抽 插,一条棒子贯通肛门、直肠后抵达结肠,直到括约肌终於开始习惯这根棒子的 尺寸以及活塞运动时,其实不过才十分钟。此时哨音响起,肛门痠痛的众人聆听 学姊口号,奋力抽出彼此屁眼内的双头龙。又是一阵哀鸿遍野。

  「咕呜欸……!」

  「哦噫……!」

  「齁哦哦……!」

  大家叫得像小姑娘似的,有些人肛门比较弱的还脱粪了,但学姊才不管这些, 拎着桶子沿路回收用过的双头龙,而我们就把握这机会让肛门稍事休息。

  「新兵杨正美!肛门状态良好!没有粪便!」

  「新兵郭筱晓!肛门状态良好!脱粪!」

  轮到自己回收时要一并大喊同组姊妹的状态,肛门状态则是除非你血流成河, 不然就算有一点撕裂伤也只能报良好。脱粪的有无会决定当事人是否列入观察名 单,登记在案的往后有得受了。

  回收完毕接着发放大一号的双头龙:长三十五公分、粗四公分,同样动作, 同样时间,继续抽插。

  「哦齁……!哦齁……!」

  「咕……!咕呜……!」

  「呜齁、齁哦哦……!」

  这时候已经有些人姿势开始乱了,主因在於一万公尺损耗的体力太多,导致 肛门负荷力变差,当塞入体内的棒身尺寸稍微增大一号,就让人感到加倍难受。

  乱归乱,大家还是硬给它撑过去,直到哨音响起都没有一人脱队。但是当我 们噗滋滋地抽出彼此体内的双头龙时,那个叫声可是相当具有震撼力。

  「哦齁哦哦!」

  「咕呃欸欸欸!」

  「呜齁哦哦哦!」

  这回脱粪人数变多了,也开始出现小便失禁的情况。有些姊妹在这阶段脱肛 了,肠汁沿着鲜红的肠花滴落水泥地,与先前脱出的粪便混在一块飘出恶臭。

  接下来是最后的重头戏:长四十公分、粗四点五公分,同样动作,同样时间, 继续抽插。

  「哦啊啊……!」

  「嘶呃……嘶!」

  「咕……咕努……!」

  到了这阶段,不管再迟钝的人都会清楚感受到粗壮的棒身塞爆了直肠、进而 将这股压力尽数往结肠深处倾泄的异样快感。大家都在彼此手中感受着肠道被戳 顶、刮弄、探索着的奇妙感觉,相互掌握着对方肛门的姊妹小心翼翼地深入彼此, 探寻到逆向进入结肠的开口后,便如同撑开并磨蹭着括约肌那般,开始进攻这个 敏感的缺口。因为必须在维持抽插的同时确保安全,每个人都不得不全神贯注在 捣弄彼此的屁眼上。

  你既能感受到肛门深处正受制於足以信赖的姊妹,又能透过手中的双头龙抵 达姊妹的深处,命悬一线的两人甚至听不见学姊的怒骂、闻不到外人的体液臭味, 就只有彼此存在於各自的世界中。这就是所谓的全神贯注。

 当哨音打破两两一对的抽插循环、命令众人将彼此肛门内那条三十多公分长

  的异物拉出时,历经三十多分钟、多达三种尺寸的双头龙侵犯,大家几乎都 脱肛了。没脱肛的也会被学姊追加攻击到脱肛为止。总之所有女兵精壮的屁股中 间都得夹着一团滴汁的肠花。

  「新兵詹孟汝!脱肛完毕!脱粪!」

  「新兵陈君!脱肛完毕!脱粪!」

  就这样,每组轮流大声报告完毕后就地解散,把握时间将下体清洁乾净,有 伤的就擦个药,然后回到自己床上去做提肛运动。接下来几天也都要时时刻刻提 醒自己没事提个肛,否则日后的脱粪检查被查出哪个女兵是拉个屎就脱肛的大屁 眼,大家又有得受了!

  《退训回避!》

  和一群摆明要操死你的学姊相比,不同系统出身的大奶辅仔堪称本训最后的 良心,无论何时她都愿意倾听我们的声音,所以大家最喜欢她留守的日子。不管 受到多么大的委屈,只要和辅仔这个心存良知的常识人见上一面,包你哭着过去 笑着回来。但是如果你一个不小心,这训就会顺便给她退掉了。比方说陈君那个 低能儿。

  「我就知道,比起这里我更适合外面的天空!还是辅仔懂我!」

  辅仔关前走一遭,陈君轻飘飘地飘回来就迫不及待跟我们分享辅仔如何温柔 地安慰她、开导她,最后让她心花怒放地决定退训离开这里。你问她到底为什么 要退,她就跟你答她适合外面,还不忘补上一句:辅仔懂我!

  当晚陈君就滚回原部队去了,只因为被学姊日常电个一下。她是第六个离开 这里的,还有一个叫叶什么的也是被辅仔柔到心坎里而决定「好好对自己」,另 外四个则是因伤退训。

  其实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陈君的心情,这个地方就算全台大停电也从来不缺 电,咬紧牙关撑不过去,大不了利用辅仔的温柔回个血,交情好一点还可以揉两 粒呢。不过要是被脑袋太过正常、正常到在这营区反而像是异类的辅仔给顺利劝 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结训那天我要为陈君报仇!正美,让我练习揉爆之术!」

  「供三小!滚啦!」

  「我她妈揉爆欧欧欧欧──!」

  「欸干!要爆掉惹痾痾阿阿阿……!」

  如果没办法大义凛然地说服自己连着姊妹的份拼下去,好歹也要为了揉爆辅 仔的ㄋㄟㄋㄟ待到结训吧!

                【完】

              【角色备註】

  郭筱晓:巴嘎囧   杨正美:正咩   陈君:琼瑶女主角 → 退训   詹孟汝:「三小啦!这不是超简单吗!」 → 「嗯齁哦哦哦哦!」   穆斯卡:看啊!这些新兵就像垃圾一样!   希妲:骚,想干   大奶辅仔:骚,想揉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