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干妈—不得不说的秘事4
我和干妈—不得不说的秘事4

    我是一个爱喝酒的人,也不多,两三瓶啤酒,谈不上醉,晕晕乎乎的,感觉有点不舒服,但是很喜欢那种感觉。来武汉后很少喝酒,可是的朋友很多,,有时候免不了应酬,会代替喝一点,而且是白酒,在武汉10多年,也经历了武汉白酒市场的各种新品种的更新,现在比较流行的,我是说在我们餐桌上一般是稻花香珍品1号,而我在2010年的时候却是白云边,一般喝30年的那种,很好喝,但是不上头,相对而言,枝江已经不是和广告中那样,孙红雷很男人的说着“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有时候很有代入感的想说一下自己,我也是有故事的人)。

    说句实话,干妈的酒局很多,这也是我很烦的原因,我一直认为作为知性温婉的女人,与酒局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内心深处不希望干妈如此,甚至几年前,会天真的问干妈,你除了我在外面有没有其他人,那时候干妈总是笑吟吟的回答“你是个傻子”,而10年后的今天,当干妈还是那么年轻,还是那么温柔,还是那么漂亮的躺在我的身边,我还是会问这个问题,她也依然那么回答,但是我知道答案,其实她除了唐爸,其他的人就是我自己,没有哪个“其他”,我可能情商低,但是智商不低,这么多年,干妈对我的感情,我能体会的到,如果还有一个“其他”,我算什么?而且这个问题,干妈也明确的给了我答案,在我们最“亲密”的时候,我问干妈:“这样的鸡巴,你见过几根?”干妈说:“见过很多,但是就用过两根,一根是唐爸的,一根就是你的。”“唐爸的,谁的好?”“你唐爸的要长一点,但是细,顶的有点疼,你的比他的短,但是粗,胀胀的,很舒服。”,我除了淫荡的窃喜外,我还要怎么表现?
   干妈的生日是在农历正月十六,元宵节后第一天,所以这几年我一般都是正月初九或者更早一点就回武汉,有的时候我母亲都说,有了那个家忘了自己的家,对于这点有些惭愧。其实干妈的生日很简单,但是一般会吃两顿,一次是正儿八经的在家里吃,就我、唐爸还有糖糖,谈不上拘束,也谈不上舒服,但是有家的氛围,还有一顿一般是17那一天和她的朋友,好几个人,我都认识,有男有女,都是事业有成的大叔大姐级别(对于男的我一般喊叔,女的一般喊姐),而对于这次聚会,唐爸和糖糖很少参与,哪怕是干妈不回家,他们也很放心,因为这些叔叔姐姐们喜欢打麻将(说起武汉人对于麻将的热爱,就像我对干妈,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通宵很正常,而我,每次作为跟班,逢场必到。2010年的武汉春节期间对于我来说有点陌生,给我的印象与山东家乡镇上或者县城有点相似,车辆很多,但是明显缺少生活的气息,即便是看见人群也是走亲访友的。我属于外地的,所以单位给我很大的照顾,不需要匆匆忙忙去报道,难得和干妈一家感受了一下武汉的春节气息(唐爸他们每年都要弄腊鱼腊肉,我唯一喜欢的可能就是腊肉了)糖糖和唐爸他们也在家,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幸福也是纠结,幸福的是感觉很好,纠结的是,没有时间和干妈亲热,况且冬天也不如夏天那么舒畅,总感觉隔着那么多衣服有点麻烦。而且干妈家里不时来一些他们的亲戚(干妈那边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唐爸这边就一个弟弟,在成都),他们虽然对我很熟悉,但是我总觉得有点距离,毕竟我是第一年在武汉,像个外人,相对而言,干妈这段时间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关心我,在家中,很正经的做起了家庭主妇,招待他们。
    一直热热闹闹的等到干妈过生日,连着元宵节,我们吃完团圆饭,就进入了腊月17,而干妈也终于有机会出去玩,记得很清楚,是去香港路的一个地方,餐厅很有特色,有民国建筑的风格,而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后期经常见到的一些叔叔姐姐们,吃饭吃的很开心,干妈也很海量,要他们那些朋友记得多帮帮我什么的,更或者是聊着一些我那时候不懂的话题(当然后期也经常与这些朋友打交道,确实对我不错,也知道他们一些生活的方式以及经济来源方式,这让我学到很多,这些都是干妈的功劳,可以说在家里,干妈有干妈的圈子,唐爸有唐爸的圈子,一直到现在我也才知道,干妈家里背景要比唐爸还要优厚,算不上多有权势,但是比起大多数人,属于很体面的那类人,干妈就属于她们那个圈的小公主),而我也陪着敬酒,喊着不同姓氏的叔以及姐姐们,吃完饭后就是去唱歌打牌,也有的回家,等安排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我和干妈没有选择陪他们,只是说要回家,明天有事之类。刚开始以为干妈真的要回去,打车到武警医院附近的时候,干妈却和我下了车,说不回去了,而且给家里打电话很明白,说是喝多了,和小管(我)在外面了,明天中午回去吃午饭。
     干妈今天的穿着拿现在的话说也是很时髦的,外面是浅色的风衣,里面穿着紧身的毛衣,下身是黑色长筒棉袜,外面是紧身黑色的小皮裤,外加长筒马靴,看上去就一句话——紧身中的紧身。我就这样默默等着干妈和家里打电话,或许我知道接下来的夜晚将是我俩的世界,当然结局不会辜负我以及狼友们的期望,但是干妈今晚却给我展示了另外一种风情,霸道中的美丽。挂完电话,干妈就对我说“跟我走”,我忘记了那时她的表情,接着就是去了对面的招待所,进去之后干妈在大厅中的沙发上等着,从包里拿出500块钱,让我去开一个双人的房间,并且给了我她的身份证,明确对我说要398的那种,开始我也不懂,就去柜台了,服务员很热情,问我要身份证,说是必须两个人的,我那时的身份证还是大学毕业长春的,好在对方没有问这些细节,不然就尴尬了。(后来我才知道,干妈以前生病在武警医院住院的时候就住在这里),拿着房卡和钥匙,我们去了一楼的房间,开始以为招待所的房间一般,但事实上在武汉,许多招待所的水平比起星际酒店毫不逊色,这家招待所就是这样,房间很大,空调是开放的,我们进去的时候房间温度正好,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插上房卡才有电,那空调怎么开着,是不是不一根线路?
    或许是干妈喝的有点多,也可能是我还没有全面了解干妈,今晚的干妈与以往真的不一样,干妈进去后把包包仍在靠门口的床上,自己却仰面躺在里面的床上,我关好门,走上前去,问:“怎么了?”干妈没有回答,我以为她要睡觉,走进一看,发现干妈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用有点霸道但是却不强烈的口吻说:“脱我的衣服。”,我愣了一下,还以为是干妈累了,我上前帮干妈把长筒靴退下来,还摸了干妈的脚一下,干妈的脚一点都不臭,还带着新鞋子那种牛皮味道,干妈的风衣已经解开,我拉起她,给她退下来仍在边上的凳子上,不知道怎么的,我被今晚的干妈搞得没有兴奋的感觉,等把干妈的毛衣和皮裤以及袜子都脱掉,只剩下胸罩和内裤后,我才发现我的鸡巴慢慢翘起。干妈的几缕阴毛从黑色的内裤边沿探了出来,我忍不住的亲了一下,然后慢慢退下,当我要去给干妈翻身,解胸罩带的时候,干妈却把我的头压她的阴部,耳边传来的却是命令的口气“给我舔”,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我却被今天“陌生”的干妈搞得兴奋了起来,感觉自己就像是她的面首,我就像是鸭子,给女王服务,嘴自然探了上去,整个的覆盖住她的阴道口,就感觉干妈双腿自然的盘在我的脖子上,我就跪着床沿下,掰着干妈的屁股卖力的干了起来。有点咸,有点腥,可能是没有洗澡的缘故,舌头时不时的探进去,牙齿也不停的咬来咬去,干妈似乎很享受这个感觉,感觉她的头不停的左右晃动,嘴里“嗯哼”着,干妈的整个阴道被我用嘴搭理的异常湿润,两片紫黑的阴唇被我的舌头舔的散发着油性的光泽,能够看见她内部那嫩嫩的有点发红的细肉和阴唇上几根像是白色又像是透明的阴毛。
    直到我的嘴唇和舌头都有点发木,干妈的阴道里面渗出的淫水沿着屁股沟打湿了床单的时候,我就想抬起身子去亲干妈的乳房和小嘴。可是干妈却拉起我,使劲的把我压在床上,一边解我的的上衣扣子,一边说:“脱掉裤子”,我蹬掉裤子的时候,干妈已经用手自己解开了胸罩,双手沿着我的胸部,一直往下亲,亲到我的隆起的内裤的时候,干妈就像一个痴迷的孩子,双手拨拉开,整个手掌握住我的鸡巴,先用舌头舔下,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我有点想喷。在试验了一下我的鸡巴没有其它味道的时候,干妈整个嘴含了下去,我这时才用以往正常的兴奋状态去摸干妈的奶子,当干妈对我鸡巴的硬度似乎很满意的时候,才抬起头第一次用熟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笑吟吟的,然后右腿跪在我一侧,左腿跨在我我另一侧,右手撑着我的胸膛,屁股慢慢抬起,左手扶着我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她就这样一直笑吟吟的看着我,也不说话,我就感觉我的鸡巴慢慢被她的阴道包围,我想抬头看一下那画面,可是干妈却使劲压着我,干妈就这样像个骑士一样,屁股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我甚至能感觉到淫水流向我的蛋蛋,流向我的屁股沟,适当的时候,我会配合干妈,自动的往上顶着,每次干妈都大声的叫一下,似乎在外面,干妈也第一次这么放的开。直到干妈累了,才披头散发的趴在我身上,我很自然的搂着她,亲向她的嘴唇,而干妈也是第一次今晚用以往的话语说:“小混蛋,累死我了”。我问道:“妈,今晚,你怎么了?”“没事,今天可是为了你个裸娃喝了好多酒,你可要好好听话。”我嘴上答应着,可是我其实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我这时只想好好的插干妈。(后来才知道,干妈即便饭局再多,也很少喝酒的,就像今天我也是第一次看干妈喝白酒,原来只是为了给我引荐这些人,无论那些人知道我是什么身份,知道我和干妈的关系,干妈也用自己的行动对他们表明,我值得她这么做,所以要求他们那些朋友也要好好照顾我)。我翻身把干妈压在身下,鸡巴还是插在阴道里面,一直没有拔出来,这也是今晚我第一次占据主动,就像干妈刚才那样对我,我用鸡巴用力的抽插起来,借以“惩罚”干妈,这个时候不需要用什么姿势,只需要正常的体位,每次插到底即可,而且效果真的很好,每次干妈都会用声音来回应我,不知道是10分钟,还是20分钟,我感觉要射的时候,我用力的亲着干妈的嘴唇,双手也不需要撑在床上,整个身体压在干妈柔软身躯之上,双手捧着干妈的头,互相望着对方,嘴和嘴就这样互相喷着热气,我气喘吁吁的“嗯嗯”着,干妈也“嗯哼”着,最后关头,我不用说话,就这样“啊啊啊”着快速插到底,而干妈也是一样,双腿使劲夹着我屁股,阴道就像她那小嘴,使劲吸着我的鸡巴,一直到我把精子送进她的阴道最深处。
   直到干妈累了,而我的鸡巴也慢慢从干妈的阴道中滑出,我俩才去洗澡,等洗完澡后,我俩就躺在靠近门的这个床上休息,说着今晚的事情,干妈笑着说“是不是吓着你了?”我就用手使劲捏一下她的奶子说:“让你吓唬我。”当两个人性趣来的时候,我们就继续的做着想做的事情,我也担心干妈喝酒了对身体不好,所以这次就很快完事,而我们和其他人一样,也并不是每次都夜夜不眠,这次就是很早就休息,直到第二天回家。而确实如同干妈所说,干妈以往都是像公主一样的骄傲,不会为了某个人去所谓的“卑躬屈膝”的敬酒,却因为一段感情在我身上破了例,而这个例一直到10年后的今天,并且继续延续下去。以前可能不懂,我想是“干妈,我现在真的懂了,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