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網絡情人】
【網絡情人】

上一篇:赤炼仙子

下一篇:黑夜的交換

【網絡情人】

               網絡情人

  其實我已是孩子都上小學的爸爸了。和老婆作了将近十多年的愛,真的就如

電影《手機》�說的——審美疲勞了。我是真的喜歡做愛,性欲很強,就是随着

歲月增加,頻率低多了。其實我和老婆的作愛質量還是不錯的,看着我大而粗的

大雞巴在老婆的陰道�進進出出,大睾丸碰着陰道口“啪啪”作響,真的非常享

受。

  一般我們都要做一個小時左右甚至更長,邊說邊搞邊換姿勢、邊體會邊交流,

的樂趣啊。好歸好,但确實有些膩了,2002年就喜歡上了歡歡或外一些貼圖

網站,邊看文章和圖片,邊自己用手搞,多的時候幾乎天天弄,真有點瘋狂,一

年後覺得有點乏味了,想真的和其他女人幹幹,嘗試一些新的體會。于是從朋友

處要到了一個QQ号,就是現在還在用的18530896,起名俊友,開始了網

上聊女人的生活。

  一年多下來,沒想到收獲甚少,并沒有歡歡上一些文章說的那麽容易。因爲

我是有穩定的家庭的,決不想破壞家庭,希望找到的是有同感的女人,而且我本

身的素質、長相不錯,所以要求也就高些,一年多下來還真的沒什麽收獲,也見

了3、4個,但其中有兩個是交流下來原來是要錢的,大倒胃口,因爲我的原則

是隻和良家婦女來往,決不能染病。而有兩個長得實在看不過眼,請她們吃了餐

飯算數,不上床也罷了。

  時間長了就有些灰心,上網的也沒那麽勤了,斷斷續續的。直到今年4月份

遇到韻。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和老婆剛吵完一架,就有了點時間上網,習慣性的

在Q �撩上一眼,就發現了韻。一般我首先要看網名,太俗、太嫩、資料太搞怪

的我不理,畢竟我們也是35歲的人了,27、8到35、6是我關注的對象,

太年輕的受不了補啊。一查資料——比我大一歲,我喜歡的年齡段,其實我老婆

也比我大。加她!我發了段信息過去“已婚男人真誠尋找情人知己”,沒想到一

會兒就有了回音,“同意加爲好友” 于是我們開始了交流。一開始我就發現了

與平時碰到的網友不同。她的語言優雅,談吐大方,交流中發現她和我一樣有着

深深的渴求:家庭和單位都不錯,但每天就是在單位、家庭間往複,都有些麻木

了。我提出來要她的手機号碼,感覺到她遲疑了一下,畢竟是才聊了2個小時,

不過我很快得到了。我立即撥号,心�想但願這次能碰上合适的人。通了幾聲,

她接電話了,我一聽很好聽的聲音,放心了大半。接下來的交流更證實了我的判

斷。

  他愛人是一個事業單位的領導,事情多,常常晚上很晚回來,回來了也累了,

偶爾溫存一下,沒幾分鍾就射精了,做女人的樂趣就漸漸地壓在了心底。也不願

意随便出來找人,畢竟是有素養的人。她和她愛人都是大學畢業分配來這�的,

本地的同學朋友比較少,十多年來也就是單位的同事接觸多些,其實内心�是挺

寂寞的。我又何嘗不是,同學朋友雖多,卻也不能貼心貼身的交流啊,現實的生

活就是如此的無奈。男人和女人有時候身體是貼得再近不過了,緊挨着,但你的

槍就是進不了她的身體内,很痛苦啊。

  這時,我們倆都非常想見上一面了。熬到了周二下午,單位的事處理完,就

開車到她那兒。正好她在家�,我問能不能上去,她說不行。那就在她家樓下等

吧。過了一會,一個衣着大方素雅,神态挺有氣質的女人來到了我的車旁,我們

互相會意地一點頭,她就上車了。和我預計的一樣,不是很漂亮的女人,但也很

不錯,看上去挺舒服的,說起話來斯文而大方,交流起來太容易溝通了。

  從領口看去,她的脖子和露出的胸口很白,身體蠻勻稱,一對乳房估計不小,

聊着看着,我的弟弟硬了起來。但初次見面,沒敢說太過分的話,然後她說有事

要辦,我說那好吧,有機會再見面吧。

  分開後,我發了個短信給她:我覺得你挺不錯的啊!等了一會兒,她回信了

:确實如你所說,你是個長相、素質都不錯的人,爲什麽不找個年輕點的女孩呢?

我回答:我喜歡成熟的女人,我不是玩一夜情的。

  兩天後,我們又見面了,這回熟了,話題漸多。很自然就談到了性。當她聽

到我說我喜歡口交時,她害羞地輕推了我一把,說:真的喜歡哪?我說是啊,你

不願意?她臉紅紅的回答:你喜歡那就做呗!由于她戴了環,我又明确了不用戴

套,我從來就沒用過那玩藝,太好了!

  正好我老婆要出差幾天,我想天啊,太好了,可以嘗嘗韻的味道了,我已經

确認她是個良家婦女了。

  于是一周後的一個下午,我去把她接到了我家。剛進門,我和她都有點拘束。

我帶着她幾個房間看看,說着些無關緊要的話。她說熱了,我說那開空調吧,于

是拉着她的手把她帶到了謝謝上,自然地就輕輕地抱在了一起。我們的臉上都有

汗,都有點顫抖,但心�都明白,那些事遲早會發生的,也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它

的發生了,慢慢地就放松了。我的手也摸到了她的乳房上,果然很大!我說,哇,

真大啊,她說:有點變形了,孩子小時候吃奶太多。我說我看看。說着去解乳罩

的扣,她忙按住我的手,看着我。我以爲怎麽了,過了幾秒,她呼了口氣,說我

自己來。于是我幫她把衣服脫了,她慢慢地把乳罩的扣子解了,乳房跳出的那一

瞬間,她撲到了我懷�,象是完成了一個儀式,又象是突破了某種障礙。我雙手

抓着她的大奶子,慢慢地把她的身子扶起來,看到了她的臉和閉着的眼,我親了

親,手已經深到了她的裙底。她的小腹有點大,那是這個年紀的人難以避免的。

正要再往�時,她說:去洗個澡吧。我領着她到洗澡間,她非要到�面去脫裙子,

并說不讓我進去。我嘴�答應着,等她脫完了有水聲的時候,我推開門進去了。

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具美妙的女人體,屁股圓大,奶子豐滿,腰身勻稱,我忍不

住一把抱住,小弟弟已經成了巨槍頂住了她,她也抓住我的弟弟,這回到她驚奇

了:這麽大啊,這麽粗!我說,我們上床吧!幫她擦幹淨就摟着她進了房間,把

她放在了床上。我揉着她的奶子,親着她的身體,逐漸親到了下身,慢慢地把它

的腿分開,我看到了那密密草叢中的隐秘洞口,天啊,她的大陰唇是我所見過的

最肥大的,拉張開來看紅紅的就像展開翅膀的一隻美麗的紅色蝴蝶,我忍不住舔

了起來,她立刻發出陣陣呻吟,身體不停地扭動,陰道口卻穩穩地伸在我的舌底。

  當我再往上舔到她的大奶子的時候,她已經是嘴�嬌喘連連,洞洞�淫水漣

漣了。我撫摸着她身體,輕吸着她的奶頭,她的乳暈還是嫩紅的,而身體竟比我

原先看到的還白。我的肉棒已經硬得一塌糊塗了,輕推了一下她的頭,她會意地

起身,慢慢爬到我的擎天一柱前,看了看,輕柔甚至有點小心翼翼把我的大龜頭

含在了她的嘴�。我按了一下她的頭,她就含的更深了,但沒有被吸的感覺,我

說,用點力,她松開嘴說:你的太大了,我不敢用力。我心想那慢慢再教吧。我

老婆的嘴功比她好,吞我的大棒幾可沒根,直頂嗓眼,真的很爽的。不過韻的輕

柔、乖巧也讓我很受用,我憐惜地抱起她,和她熱吻,她又說,你的蛋蛋怎麽也

那麽大呢?我一聽更是興奮,說你躺好,我要進去了!她順從的躺好,分開了腿。

于是我的大龜頭就頂在了她的陰門前,水很多了,我拿着棒子在那令我驚奇的陰

唇上摩擦,滑滑的越過那些肉唇時,那些柔柔的皺褶滑來滑去,讓人有一種追逐

而不能得到的急迫感。當碰到陰蒂的時候,她全身一震,我趁勢屁股一挺,大肉

棒就倏地進到了她的體内,她“啊”的一聲嬌叫,緊緊地抱住了我——我正式開

始了對一個女人的侵占。溫暖、充滿肉感,逼洞�真是令男人銷魂地方,真個是

“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我體會到了首先是占有一個女人的快感。

我相信許多男人在内心�深層次的需求,實際上是對一個女人的全身心地占有,

隻因爲把自己的陰莖捅進她的陰道,是實現這個需求的最好證明和最佳捷徑。而

再美麗和高貴的女人,她也要被男人插入占有,内心更在渴望被男人強有力的撞

擊、蹂躏。女人一旦被男人插入,那她也别無選擇,隻有和男人一起全身心地投

入這一場汗與精、靈與肉的融合之戰了。這是亘古不變的真理。當然我指的不是

非禮,那不是靈與肉的結合,以後有機會在讨論這個問題吧。

  我慢慢地插進拉出,體會着韻的逼肉的每個細節,她也發出“嗚嗚”的喘聲,

一邊抽拉一邊和她說話:我們在幹什麽啊?她害羞的不敢回答。她不是本地人,

我就問她,你們哪�怎麽說陰莖和陰道?她還不願意說。我突然發威,以無比快

的速度抽拉,恥骨相撞,“啪啪”作響,大卵蛋狂碰她的會陰,搞得她連連驚呼

“啊啊啊”,我又慢下來:你說不說?她還有點害羞:真不好意思說。我又加足

馬力,深深地插入,快速的抽插,她受不了了,輕輕叫道:就是逼啊,我們在玩

兒逼!我再問:那我的呢?“雞巴,哎,這個難聽!”突然她緊緊地把腿盤到了

我的腰上,雙手緊緊環扣住我的身子,嘴�“嗷嗷”的叫起來,同時間斷地叫着

我的名字,亂呼到:我喜歡這樣……我喜歡這樣……她的身體不自然無規則地扭

動着,中間夾雜着屁股的用力上撅,神情迷亂,我知道她來高潮了。我深深地插

在她身體�,附和着她的動作,欣賞着高潮的女人。

  其實我更喜歡高潮後的女人,因爲能把女人搞到高潮是一種心理,顯示出男

人的力與技巧,高潮後的女人那份慵懶,那份滿足,使用任何别的方式難以欣賞

到的。那是真正的動人的美。這時的韻正是這樣,無力而滿足地在我的身下,溫

暖的肉洞依然夾着我的雞巴,同時還有着震顫式的輕微顫抖,因爲我的大棒子還

在她身體�啊。我稍微一動,她就喊,我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不舒服,因爲我老

婆在高潮過後不喜歡我動的,所以我們總是一起來高潮的。我問韻:舒服嗎?

“太舒服了”她嬌羞地說。“那我再動動好嗎?”“好的。”于是我又開始了我

的由慢而急的狂插行動,她本來無力的身體慢慢的又象是被我注入了活力,逐漸

跟上了我的節奏,同時在我耳邊輕聲說“玩我的逼……操我的逼……”聽着她淫

蕩的喊聲,我也忍不住了,做好迎接射精的心理準備後,我快速進出十幾下,終

于到達最高峰,瘋狂喊叫着而快速狂插韻的逼洞,我的精液噴薄而出!

  這是多麽美好而令人身心舒服的一刻啊!

  待到慢慢平靜下來,我問她,舒服嗎?“太舒服了!簡直是在天上。”我說

:能碰到這麽合适的還真是不容易,年齡、情趣、氣質、社會地位等等,哎,真

的找個情人太難了。她也贊同,想了一會她問我:你太會搞了。我喜歡這樣一邊

說話一邊玩,還喜歡你親着我的臉。你還和其他女人搞過嗎?我說我在婚前有個

女朋友,那時候年輕,天天要射精,但從沒注意那個女孩的感受,分手後還不知

道她是不是處女,但回憶起來,應該是的,因爲我們倆真是什麽都不懂,兩三次

後我們才找到插進陰道的辦法。

  她說問你是婚後。我老實交待:有過一個。那是一個原來的同年級同學,後

來又到了同一個單位,不知道怎麽回事,可能是平時開開玩笑,就有了意思,一

次旅遊回來後,就自然地上床了。韻的眼神變得有些奇怪:既關注,又有些好奇,

但還有些不願再聽。等了一會,她說:那以後呢?我說:就做了一次。韻很驚奇

:真的?!不可能,這種事有其一就有其二。我開玩笑說,不太好玩,那個女人

的肉洞有點松,可能經常被人弄,不爽。韻不信,追問,我說了實話:在那個女

人的洞�射完精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感到了深深的無聊,甚至有些對家庭的内疚,

可能是和她太熟悉了。真的想叫她馬上就離開,但男人的風度讓我還對她保持了

基本的禮貌,其實我也感到了她似乎也和我有同樣的尴尬,我們的吻别,也變得

公式化,而成爲最後一吻。韻的頭深埋在我的胸前,輕聲跟我說起了她另一個男

人。前幾年她的一個同鄉和她遇到了,那時她愛人在外地挂職,寂寞的她在鄉音

的溫暖中深深沉醉,甚至想到了離婚。但7歲的孩子讓她難以割舍,最終還是回

到了愛人身邊。韻說:那個同鄉的弟弟好像比我的長一點點,但絕對沒有我的粗,

當時他們真情投入,感受着真愛的快樂,但終還是不能在一起。今天和我,又尋

找到了當時的些許感受。

  其實我們一直沒停,手在互相撫摸,身體在相擁中輕輕摩擦,我含着她的奶

頭,不時輕咬,她也輕輕按摩自己的乳房,時而用力的揉搓,我的弟弟慢慢地又

直了起來,她懂事地夾緊雙腿,把我的弟弟緊緊夾在陰道口,我就這樣慢慢抽動,

感覺到她的淫水又出來了。我說,再來吧。她點點頭,我示意她上,于是她慢慢

地爬起來,整理了一下頭發,撸到腦後,跨在我的身上,對準了龜頭,慢慢地坐

入,迷離地閉着雙眼,開始了臀部的擺動和上下運動,不一會就發出了“呵呵”

的嬌聲。我抓住她的大奶子,仰起頭舔起乳頭,又和她親吻,于是她越來越淫蕩

了,這時候我扶穩她,我要進攻了。我的腰開始帶動屁股快速進出,雖然她在上

位,運動空間不大,但足以扯動我的卵袋——這就是我最喜歡的感覺了。大卵子

被扯的有些痛,有力地打在會陰處,那種疼痛感讓我有些皺眉頭,同時讓我感到

了無比的快感,她在我身上也因爲我的快速進出而亂叫“舒服、好舒服”,沒多

大一會,我就這樣又噴射出了我的寶貴之精,趁着我的還硬,我急急問她你想怎

麽來,她也急急回答:在下面,我們立刻連着體翻轉身體,雖然射了精我還是盡

力狂插,在聲聲嬌喊中,韻終于又夾緊了我的腰,達到了她的第二次高潮!

  我有些累了,畢竟搞了一個下午了。我們相擁休息,沒有言語。過了好一會

次開始說話,交流起剛才大戰的感受。她說:真不敢想象還能經曆這樣的性愛。

我沒說話,我想,其實我和我老婆比這玩法還多着呢,慢慢教吧。但我喜歡她在

床上的溫柔和嬌媚,我說,真是給了我另一種感受,我又擁有了一個女人。她溫

柔地看着我說,是的,你願意怎麽搞我都行。但這一句話成了我一個并不遙遠的

回憶。分開後的第三天,她打電話給我,語言吞吐,我就覺着有些奇怪,她說,

那等會再打吧,我現在在辦公室。一個上午沒見電話,我有些不好的預感了。下

午電話來了。她說她做了這次,很有點以前和老鄉那種感覺,她怕繼續下去會從

心�動搖,而影響家庭。暫時不願見我了,也不想來往了。我愕然,但我是個尊

重女人的人,我希望的是兩相情願,我不願意求人,既然你這麽說了,我不願意

死乞百癞,糾纏不休,我不是那種人。我說那就随你把。聽語氣,她似乎有些失

望我沒有挽留,但我想我們都是成熟的人了,說話前真要考慮清楚,狠心沒去挽

留。

  但今天,似乎又有一絲惆怅,而實際上在寫作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往往弟弟漲

硬,蛙口淌水。卻無處可以開懷激射。能到哪�去找到一個合适的女人來作我這

個挑剔的老男人的情人呢?生活就是這樣,有許多無奈。有許多深藏于内心�的

欲望和需求,甚至有許多一輩子也無法排解。我真的想找到一個合适的女人做情

上一篇:赤炼仙子

下一篇:黑夜的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