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入地獄的美麗女警一誤入深淵

(一)誤入深淵

  清晨,一個容貌秀麗、清新亮麗,眉宇間英氣逼人的俏女郎走出南隆市公安局的大門。一張清爽而充滿青春氣息的鵝蛋臉上此時卻怒氣衝衝,「夏小陽,下班啦?」連刑警隊黃隊殷勤的招呼都視而不見。

  黃誌剛搖搖頭,自言自語到:「誰惹咱夏大小姐氣成這樣?」

  這小野貓脾氣可大!想起上個月夏小陽23歲生日派對上,有心無意的摸了她屁股一把,小丫頭當場給了這個他一個大耳光。全不給他這個市政法委黃書記的獨生子一點面子,從此「小野貓」的綽號在特別調查科乃至整個公安局就傳開了。

  夏小陽的高跟靴把柏油路踩得「咚咚」響,昨晚參加市�集中掃黃行動,忙了一夜,竟然發生已控制住的十幾個三陪小姐衝擊警戒線出逃事件,給逃走了三個,其中一個背影看上去似曾相識。早上交班還沒來得及去洗個澡就接到姑媽的電話,表妹菲菲這個不良少女又出事了。才上高一就和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昨天不但徹夜未歸還把姨夫看病的五千塊錢偷出去鬼混。姑媽不敢報警,求她這個當警察的侄女把她找回來!想起來做晚那個逃走那個似曾相識的身影正是表妹夏菲菲。

  夏小陽心�煩透了。這個表妹從小就難以管教,親戚們總是拿她和品貌兼優的夏小陽作比較,長得不如姐姐好看,學習更差,家境也遠有不及。久而久之這個小丫頭見了她跟仇人似的。沒辦法,姑媽地懇求不能不管。忙了一夜還沒來得及洗個澡,換了身便裝就匆匆趕往表妹就讀的聖德高中。離學校大門老遠外,小陽一眼就看見馬路對面一個小胡同口,一頭黃毛的霏霏歪扎著個短辮和幾個不良少年正在打情罵俏。十一月份的天氣居然穿著超短裙,腿上套了雙黑色長筒網襪。指甲染的猩紅的手上還夾著香煙。

  夏小陽火冒三丈,「菲菲,跟我回家!」衝過去一把抓住菲菲的手腕拖著就走。

  幾個小流氓突然眼前一亮,一個明艷照人卻有怒氣衝衝的長發美女要拖走老大的馬子,衹見她披肩長發在腦後扎起一個高高的馬尾,白色高領羊絨衫襯托出玉雪可人的粉面,外罩件棕紅色的短皮夾克,渾圓筆直的雙腿上深灰色網格靴褲剛及膝蓋,腳上穿一雙高跟的黑色軟皮高筒靴。杏目圓睜、柳眉倒立,鼻子小巧俏挺,紅潤的雙唇微露出�面雪白的玉齒。一時間都看呆了。

  菲菲嚇了一跳,等看清是表姐頓時喊了起來︰「放開我,不用妳管!妳算老幾,我不回去!」

  一個瘦高個小流氓最先反應過來,過來拉小陽的胳膊︰「姐姐,別動手嘛!」

  小陽正在氣頭上,一個肘擊,那個小痞子頓時鼻血長流,捂臉蹲在地上。一分神,菲菲掙脫了小陽向胡同深處跑。夏小陽氣的跺了跺腳跟著追了進去。沒有看到身後那五六個小痞子扶起瘦子悄悄的跟了進去。

  小陽追到巷子深處,看到菲菲鑽進一個黑黝黝的老式單元樓�。一看就是幾十年的老樓了,二層以下都是地面以下的地下室,小陽跟著追了進去。黑乎乎的樓道�左邊一個防盜門沒關,沒多想小陽就衝進去。房間�亮著一盞昏黃的吊燈,拉著窗簾,地上沙發上雜亂的扔著一些拖鞋、衣物和色情雜誌,屋�彌漫著一股煙草和體臭混合的酸味。

  聽到臥室門砰的一聲關上了,小陽一腳踹開,果然菲菲在�面。不顧小丫頭的踢打叫罵,幾下擰住菲菲將她拖了出來。來到客廳,小陽猛然看到五六個小流氓都擁了進來,瘦高個金龍滿臉是血,陰笑著關上了兩道防盜門。

  夏小陽怒喝到︰「你們要幹什麼?!我是警察,讓開!」

  一個戴眼鏡打著鼻環的小流氓壞笑道︰「漂亮姐姐,妳是警察,基哥我還是公安部長呢!」

  五六個人慢慢的擁了過來,個個臉上淫相畢露。

  「抓住她!」金龍一生吆喝,幾個人撲了上來。

  小陽根本沒把這幾個大煙鬼放在眼�,把霏霏隴在身後,一個側踢頓時蹬倒一個衝在最前面的小矮個。那家夥撲倒在地還撞倒一把椅子。夏小陽和幾個小流氓鬥在一起,屋子�頓時平乒乓乓的亂作一團。

  幾個家夥不斷有人倒地,可被痞子本色刺激著又不停的爬起了不顧一切的衝上來。看到一個家夥撲過來,小陽正要閃開,可突然後腦砰的一聲響,頓時感到一陣眩暈。回過頭來,發現剛才竟然是菲菲扔過來的一個暖瓶。一分神,前面撲過來的那個小流氓一把抓住了小陽的左臂死死抱住。小陽擡起右腿要踢,可是右腳卻被一開始倒地的那個矮子摟住,一時間竟掙脫不開。正在僵持。

  這時金龍瘋了一樣撞了過來,幾個人經不住他一撞一起倒在地上。

  小陽正要起身可是為時已晚,另外兩個人連滾帶爬的撲上來把小陽壓在身下。

  • 共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