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夜,难忘的十七岁女网友

销魂 当此际
香囊暗解 罗带轻分 谩赢得 青楼薄幸名存
此何时见也 襟袖上 空惹啼痕
伤情处 高城望断 灯火已黄昏
——秦观·满庭芳

    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我一定会让故事更美;如果还有机会,和她做爱,一定不是一回。说是故事,其实是回忆;说是回忆,更是一种情愫。如果有心,请跟随我的笔触,一起回到2005年吧!
    2005年,还没有什么移动社交媒体,QQ和网易聊天室一片火热。网易聊天室多好啊,点进去,好多妩媚的名字等着你去戏弄,等着你去开发。我还清楚记得我的名字叫“忧郁男人”,在各种“今夜等你来”“20公分男”的名字里,我的名字显得如此的低调。
名字虽低调,聊天却高调,在文字与段落间,谈天说地,聊天不会冷淡的。某个记不清的月份的一天,有个“阳光女孩”突然和我私聊,问的问题也好简单,“你忧郁什么啊”?
    其实20多岁的人,还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票子,能不忧郁么?而且,20来岁,正是血气方刚,没有女人,能不忧郁么?回答给她的,也是这样的内容,只不过换了一个说法。聊天,我向来都是真诚的。玩物丧志,玩人丧德,这是底线。随着聊天的深入,我知道她是青岛某个医学院的女生,而且家居然是同一个区的。
    到了晚上,宿舍里的同学都去约会了,就剩她,在电脑前和我聊天。忘了交代一下,那时她17岁。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会聊很多,从来没涉及到性,而且,好像都在避开这个话题;避开就避开,我又不是意淫狂。而且,在聊天中发现,我居然认识她的一个表姐,就在青岛一个超市里,做化妆品,世界真小。

随意杯盘虽草草
酒美梅酸 恰称人怀抱
醉里插花花莫笑
可怜春似人将老
插播一首诗

    既然认识她的表姐,那就更好说了!很快就告诉我了她的地址和电话,还发给我几张她的照片。看到她的照片,我才发现开始了一个不可逆转的错误。漂亮的娃娃脸,微微胖的身材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对一个男人来说,这是不可脱身的温柔乡,更是无法挣脱的痴情网。后来,也证明了这一点我的预判。那时我工作很忙,周末她又回家,见面觉得是很遥远的事,大家都没提及。
    记得一个周末,突然接到她的电话“陪我和我姐去金沙滩玩吧?你要请客呀!”。神马意思?老子正在宿舍聚精会神观看苍老师的作品,陪你去看金沙滩?想想可以看到不曾谋面的小美女,只好依依不舍把苍老师关起来,收拾一番,赶往了1路汽车。
    一番周折,终于到了以坑爹闻名的X沙滩,这个地方,坑爹不商量,即使用把太阳伞伞,5分钟都要几十块钱,外地游客被宰敢怒不敢言,好端端的旅游景点,被这帮畜生戕害了。闲话不说,到了地方,哪里有美女等我?黑压压的人头,真有一种人潮人海的感觉,可是你,在人海的哪里呢?
    “喂,我们在雕塑这里,快来吧!”
    电话响起,终于有了脚步的方向,三步并作两步,到了海豚的雕塑下,看到了阳光下的她。身高160的样子,一身学生装,背着可爱的小包,白裙飘飘,浓黑的学生短发,有点婴儿肥的脸颊泛着红晕,羞涩的看着地面,一只手拉着她姐姐,仿佛我会把她拐卖了一样。
“人太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她姐姐先开口。好吧,这么多人,还是找个僻静的地方。辗转到了一处公园,简单聊了几句,双方就算认识了,一顿火辣的川菜后,把美女送回家,第一次就这么没有仪式感的结束了。
    接下来的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偶尔联系的时间,有一打没一打的,见面似曾只是梦游,不曾发生;我也不明白她的心思,或许根本不记得我了吧?
当沉寂已久,往往两种状况,或是遗忘,或者孕育。而打破孕育的,就是叫做转机的事情。
记不得是秋天的某一个深夜,已经酣睡入梦,突然被长长的手机铃声叫醒,感觉这简直就是他妈的午夜凶铃啊!
“XX,是我...我在电视台的山上,我一个人,我快害怕死了,能来找我吗?”
    我靠,你是人是鬼啊?大半夜的,一个女生,在丛林茂密的山上,我敢相信你是真的吗?
迷糊中犹豫了一秒钟,还是决定去找她。也许男人天生有保护女人的本性吧,或者这就叫贱,贱就贱吧,总不能见死不救。
迅速穿衣出门,顺便带了件厚衣服-都是下意识的,发现外面飘着毛毛小雨,更加觉得冷气逼人,好在迅速打到出租,直接奔向电视台山。
“师傅是去山上?那里可没有人啊”
    出租车师傅带着狐疑的眼光看着我,也不好解释,只能说去附近,一路依然对我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是啊,就算不是坏人,此时此情此景下,看起来也是坏人了。
    漫长的20分钟,出租车风驰电掣。期间,她电话问我到哪里了,当我说快到山脚下的时候,感觉她的情绪稍稍平稳了,我也心安一些。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 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李清照 《临江仙》

    车到了山下,眼前便是黑黝黝的大山,点缀着电视塔频闪的信号灯,她真的在里面?十分不确定。从未想过探险,今夜形势却逼迫我选择探险,这就是身不由己吧?眼前未知的黑暗和秋风,夹杂飘落的小雨,在脸上汇聚流淌,心里却是滚烫的着急,想到她带着绝望的平静,横下心,想想自己还学过几招擒拿,对付两个人还不成问题。摸索着捡了一块石头,沿着崎岖的山路,便在雨中走向无边的黑暗。
    雨夜的路,深一脚浅一脚,还有藤蔓在扯拌,伴着秋虫的鸣叫,瘆人的感觉时时冒起,看看手机,已经接近11点。突然,身后射来耀眼的光亮,并有汽车的引擎声,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难道是冲我来的?轿车在身边减速鸣笛,缓缓向山上开去,借着灯光看清了车身的标志,原来是电视塔的工作车,无事继续前行。
走了半小时到四十分钟,终于到平缓的山顶,除了电视塔外,到处黑漆漆的,怎么可能有人在?
迅速给她打电话“你在哪里?”
  “哥哥你来了?电视塔后面的树林,有块大石头,我在石头上面坐着”
    真是惊悚啊!!!硬着头皮去吧,还好有小路,碎石与杂草羁绊,草上的刺刮着脚脖子,伴着雨水,皮肤火辣辣的疼。距离其实很近,穿过了小树林,借着城市的灯光,瞬间看到了很大块的石头,泛着灰白色光。但,没看到有人。
    给她电话,“你打开手机,晃一下,我到了”看见石头上灰色的影子动了一下,看来不是骗我。扔了手里的石头,走过去问她:你大半夜跑这里做什么?
她不说话,也没有哭,但身上已经全湿了。好吧,我带你下去,谁让我认识你呢?
    下来石头,她说自己走不动路了,那就背着吧!她小声告诉我,说她一天没吃饭了。一趴到背上,胸前肉呼呼的感觉袭来,这就是动力啊,男人真贱。感谢她不到100斤的体重,感谢自己强壮的身体,从山上到马路,速度居然比上山还快。
打车,冲向肯德基,买了一堆吃的,她还是不说话,也不哭。我想,这不是吓着了,就是伤到了。
“XX,我送你回家吧!”
“我!就!是!从!家!出!来!的!”
她一字一顿的看着我说,我不敢再说了。“哥哥,你那里有地方住吗?”当然有,不过隔壁住的同事...
“那就去你宿舍吧,好不好?”
迅速带她回宿舍,换下衣服,洗个热水澡,换上我的T恤,在我的怀抱里,很快安静入睡,惊奇当时的自己,也很快的进入梦乡,真的是太累了!
早上醒来,看见她还在熟睡,俊俏的脸上带有些许的皱眉,想趁机一览春光,却发现自己的大衣服把她遮的严严实实。。尼玛。
咽下口水,发现还得去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一边是美人在床,一遍是要!上!班!
看表,班车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赶快套衣服,收拾东西。 看她,还在熟睡..好吧,写了个字条:睡醒了给我电话。
距离班车有600米的距离,走了不到一半,电话响:“你上班去了,我在宿舍等着你,5分钟不回来,别想再见到我!
艾玛,感觉自己好重要,赶快电话请假,轻松了好多,也预感要发生什么?回到宿舍,发现她还在被窝,也不看我,不会生气吧?心里有点忐忑的。“我饿了,给我弄吃的吧?大英雄”
本来想给她买零食的,她很乖巧的说,有面条就行,方便面也行。
于是,第一次给一个女生做了挂面,没有任何调料,只是清水煮的
加上一包榨菜,看她穿着我的大衣服在餐桌边大口吃苗条,心里感觉好有成就感。我坐她对面,看她边吃边喝,发现胸前两个凸点特别明显。她似乎敏锐察觉的我的目光
口水还没咽下呢,她撅着屁股整理昨晚淋湿的衣服。没办法,洗吧,我来洗...
宿舍有洗衣机,除了内衣手洗,一会搞定。回到房间。。发现她又没了,真是让人捉摸不定的丫头啊。
阳台上传来拉窗帘的声音。。光线迅速暗下来。
“我一会要晒衣服呢,干嘛拉窗帘"
“你想让别人偷看吗,刚才你是不是偷看我了?”
我...
如果不是昏暗的光线,我的脸一定是红红的猴子屁股。。如果...还有什么如果啊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她,她居然看着我的眼睛,直直走过来,大力把我推到房间里,咣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小狼还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在昏暗的房间里,她面对我,从下到上,把我的大T恤脱掉。
全身如羊脂一般的白,两个大胸傲然的挺立,上面隐约可见几根青色血管
真是深藏不露啊,我原来以为也就是A杯
双腿间几乎看不到缝隙,也看不到毛毛--如果可以拍照,该有多好
看我看的眼睛发直,她走过来,把奶子凑到我的眼睛上
“好看吗”
我靠,能不好看吗?那么大,那么白,那么挺!
灾情就是命令,小狼第一反应不是去抓
据说女人最喜欢的事情是亲吻,事实证明,这是对的
把她拉到怀里,开始亲吻她的耳根,嘴唇和脖子,一直亲到奶头。。
滑腻的皮肤,带来的感受是无法用文字描述的

回正题。。奶奶的,整理下思绪
突起上,已经有湿湿的液体。。
滑滑的,手指慢慢插进去。。。她开始浪叫起来

“快点干我,我的大英雄”她用几乎听不到声音在我耳边轻语。
什么英雄啊,只是把你从山上背下来嘛。只是,脚踝上,被草丛里的藤条划破了几个地方
把她抱起来,亲着大奶子,放到我的从来没女人躺过的床上。起身迅速脱掉衣服,给她展示我的弟弟,已经坚硬如铁,还有少许的湿了。“丑东西!”还清楚的记得这句话。“你的这么大,进去慢点”可是,我还没着急进去呢。
17岁的女孩阴部,还不曾见过...
分开大腿,看见粉嫩的阴唇,稀疏的额几根阴毛点缀着,有淫液在阴唇外,无比的淫靡
“快进来,不用带套,我自己处理”似乎有点害羞,她蒙上了脸。把整个身子给了我,
有点紧张,居然老半天没找到入口,这就是没女朋友的下场。终于在她的帮助下,慢慢插了进去,实在是太紧,几乎箍的有点疼,她也发出哭一样的叫床声。
慢慢适应了她的湿热和紧逼,开始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她的叫床上也越来越大,大奶子真好啊,只是微微震动,说这各种情话,看她秀发飞舞,说不上的快感。不记得是20分钟还是30分钟,在无法抵抗的叫床声里,喷薄而出,在她身上缠绵许久。
接下来的一天,是精疲力尽的一天,除了啪啪啪,还有什么美妙的节奏?夜晚的时候,请她吃了饭,才把她送走,怅然若失了好几天。
下面的日子,偶尔会见面,却没有第一次热烈。后来,她也追随自己的梦想,去北京求学,后来听说谈了男朋友,也是学医的,说很疼爱她,爱她爱到一塌糊涂。后来,我也才知道,起因是她的家人知道他在学校里谈了男朋友,家里看不上那个男孩,便介绍给本村的一位土豪二代,比她大十几岁,她闹着自杀相逼,才出演了雨夜找人的一幕...
既然心有所属,我的存在就是多余,慢慢的不再联系了。曾经的美好深藏起来,偶尔回味,如同岁月里的甘蔗,虽然节节长高,味道却不会改变。

词一首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常相聚。何期小会幽欢,
变着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
只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
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

这些歌词,也许是短暂相逢的纪念。
到现在,我还能清晰的记得在雨中背她下山的情节。可是,谁又知道呢?那天,她是要自杀,打我的电话,只是没有任何希望的举措。她不曾想,我真的去山上找她...
时间过去,留下是的美好的回忆,,有事会问:自己做对了什么,还是做错了什么?